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新闻动态 > 业内新闻

明天系退出瑞福锂业实控人:“很正常”

作者: 时间:2017-11-13 阅读次数:77 次 来自:搜狐新闻

    11月6日,新京报《瑞福锂业一年两次卖身 明天系“快进快出”》发布后,引发外界对瑞福锂业、实际控制人王明悦以及其名下另一家企业明瑞集团的关注。11月9日,年过五十、浓重山东口音的王明悦在泰安市接受记者采访,对新京报报道中关于其投资P2P遭清盘、瑞福破产重整、明天系“快进快出”等做了回应。

    10月28日,与江泉实业重组失败后,位于山东一县城的一家碳酸锂企业瑞福锂业再度“卖身”上市公司美都能源,收购价由去年江泉实业重组时的22亿元升到36亿元。瑞福锂业背后大股东为本地企业家王明悦,他将通过这次收购套现14.8亿。

    新京报记者11月2日走访发现,明瑞集团总部和瑞福锂业厂区均没有施工迹象。此前有法律文书显示,明瑞集团、瑞福锂业已进入破产程序。并于2015年被申请重整,但这一重整请求被肥城法院驳回。此外,2016年6月,在江泉实业重组瑞福锂业前夕,“明天系”旗下天安财险曾出资4亿元增资瑞福锂业,并引来了交易所“突击入股”的问询。

    王明悦表示,2015年瑞福锂业遭到的破产重整风波,系因一家互保企业“永惠食品”的跑路,导致公司背上还贷、抽贷的压力。投资P2P是为了帮助亲戚,逾期一事与己无关。2016年明天系的加入则是由于看好这一行业,并非“突击入股”。

    互保方跑路致公司被司法重整

    新京报:锂电池行业这两年的爆发有目共睹,你是怎么从化工转到碳酸锂产业了?

    王明悦:1989年高中毕业后,我去了山西打工,后来赚了钱之后,先后收购了新泰硫铁矿和肥城磷铵厂。2010年转型时,有钛白粉、淀粉和碳酸锂三个方向,前两个污染太大,碳酸锂是新材料、新能源,市场不太好,但是国家在提倡。最主要是能用硫酸、蒸汽,还有余热发电,就选择了它。

    新京报:据了解,创办瑞福锂业时,依靠的技术团队是福州大学,福州大学也是瑞福的创始股东之一,但一年后为什么又退出了?

    王明悦:当时瑞福走的是福州大学的锂云母的生产模式,这个技术耗能高、成本高,但不赚钱,后来福州大学退出。2013年后,开始改走锂灰石技术路线。

    新京报:福州大学退出后,瑞福锂业的技术团队依靠的是谁?

    王明悦:都是(明瑞)原来的技术团队。我搞化工这么多年了,碳酸锂这个对我们来说不算难。

    新京报:很多股民说,化工和碳酸锂完全不搭边,你的跨界幅度似乎有点大。

    王明悦:这里面有很多学问。我自己搞了很多专利发明,之所以没申报,是因为专家评审时必须告诉他,一告诉他就全泄露了。现在国内知识产权保护不好,所以我几乎不申报。

    新京报:瑞福锂业现在估值高达36亿,但据我们了解,就在2015年,还曾遭遇到破产、重整风波。这是怎么回事?

    王明悦:搞化工这些年,我是三落三起。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硫酸没人要,硫酸厂就停了,1999年才恢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一年赔好多钱。有几年,大概是2003年到2007年,效益很好,一年赚个四五千万很轻松。到2012年以后,几乎就是很疲软,利润很低。

    另外,我和一家叫永惠食品的企业互保,我给他担保了九千五百多万,他2014年5月跑路了。因为我给他担保,银行都来找我,我替他还了一个多亿。我吃了好大的亏,银行也对我们抽贷。2014年就根本撑不下去了,如果不马上采取措施,两千多人的公司就倒闭了。

    新京报:看工商资料,明瑞集团和瑞福锂业卷入的诉讼案件特别多,很多还是关于索要欠款的,这是什么原因?

    王明悦:那时候(2015年)搞司法重整,谁不害怕,人不先下手吗?这样的话案件就多了,光其中一个基金就二十多个案件。

    新京报:最后怎么解决的?

    王明悦:当时政府是想保我们的企业,所以进行重整。后来担心影响金融环境,于是又撤回重整,我们就和银行再谈判,实际上是要保住企业。

    银行也怕破产,破产了剩不下什么东西,就又妥协,开始支持我们,泰安金融控股集团支持了七八千万,银行也给了七八千万,企业才慢慢恢复元气。2014年还亏了很多,但2015年就好多了。

    新京报:你自己做了哪些改革?

    王明悦:原来我是干董事长,后来是董事长和总经理全干了。我把中层全部裁掉,直接管理厂里的各个经理,就像省和县之间有地级市,不少地区在搞省直管县的改革。明瑞和瑞福都这样。光费用,就去掉五千万。这里面有中层的工资、车辆、消费等等。我一个人顶60个人,干60个人的活。

    投资P2P是为了帮助亲戚

    新京报:2015年4月,瑞福锂业豪掷千金注资中祥金融,金额达5000万元。投P2P的原因是什么?

    王明悦:这个和我没关系。我表弟过来找我帮忙,我就帮了,盖了章。都是亲戚。

    新京报:中祥金融在清盘公告里说,由于前期明瑞集团旗下企业借款逾期,导致资金无法正常偿还投资人,这个是怎么回事?

    王明悦:他是这样说。但根本不是我的事。他瞒着我办的这个事。

    新京报:逾期也不知情?

    王明悦:我能知道吗?又不是我运作的事。

    新京报:钱都退给投资人了吗?

    王明悦:都退了。无非就是晚了点时间给他(指投资人)。

    重组时明天系并非突击入股

    新京报:在明瑞和瑞福效益好转后,你开始上马2万吨碳酸锂的生产线?

    王明悦:其实这个2014年手续就办好了,2015年才开工,当时还没和江泉谈合作呢。

    新京报:2016年谋划和江泉实业重组,如今又要被美都能源收购,两次谋划被上市公司并购,是不想干下去了吗?

    王明悦:不是不想干。现在是合作年代,一加一大于二,你就做大了。

    新京报:出售给美都能源,你还在瑞福锂业任职吗?

    王明悦:肯定的,最起码这三年要好好干好。

    新京报:2016年江泉实业重组时,如果重组完成,你对江泉实业持股比例很大,你想做上市公司实控人吗?

    王明悦:不想,我当那干吗,我是搞实体经济的。

    新京报:当时为何不澄清?当时你要是公开澄清,外界的质疑可能不会那么多。

    王明悦:好好干自己事就完了。

    新京报:2016年江泉实业重组时,在重组方案公布前,“明天系”旗下的天安财险和徐明突击入股,这是什么原因?

    王明悦:不是突击入股。他们投资是看到这个行业好。天安无非是投资赚钱,他们和江泉原来就熟悉。徐明是和杉杉熟。他们背后都是搞投资的。

    新京报:对于瑞福锂业而言,引入这两个股东,是出于资金需求?

    王明悦:当时上两万吨项目,要八个亿。

    新京报:我们之前报道里提到,明天系的到来迅速缓解了瑞福锂业的负债压力,资产负债率从96%降至50%以下,是这样吗?

    王明悦:是这样。

    新京报:瑞福锂业的投产进度屡次出现延期,从2016年12月到2017年上半年,美都能源最近发布公告回应我们报道时有说,瑞福锂业新增的年产2万吨生产线于2017年下半年才开始进行试生产,产能并未完全释放。屡次延后的原因是什么?

    王明悦:这个2万吨产能是世界首创,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调试过程中不是这问题就是那问题,它不是成熟的工艺设备、直接安装就可以使用的。

    新京报:我们上次报道里说,明天系的天安财险退出了瑞福锂业,这是什么原因?

    王明悦:进出很正常。天安在上海的投资公司那边本身就有约定,随时就退。退出是他们的决定,不是我决定的。

    新京报:天安财险退出后,他手上的股份卖给谁了?

    王明悦:他愿意卖给谁是他的事,和我一样现在都是股东,也在交易对方名单里。

    新京报:天安财险入股时投资了4个亿,卖出股份的转让价格是多少?

    王明悦:他们按约定办。

    集团总部因安全问题停产

    新京报:据了解,明瑞集团和瑞福锂业业务关系非常密切,瑞福锂业向明瑞集团拆借了上亿资金。现在明瑞集团整体生产情况怎么样?这些资金还上了吗?

    王明悦:关于明瑞集团,新泰的厂转给别人,肥城磷铵厂停产,老城分公司没停产,效益还可以,盈利的。

    新京报:上次走访明瑞集团时,集团总部的厂停产了,员工说是环保原因。

    王明悦:准确说是安全问题,不是环保问题。今年山东省搞化工安全升级,我们出了点事故,氨气泄漏,政府就直接给停了。而且,山东关了很多,我是其中之一。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清算网无关。中国清算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05 - 2016 By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0193号-1    
电话:010-84256997       地址: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21号      E_mail:admin@yunqings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