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新闻动态 > 业内新闻

重钢重启:去年半年亏10亿,今年已赚7亿!

作者: 时间:2018-08-06 阅读次数:98 次 来自:经济观察网

  7月24日,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钢股份”)发布公告表示,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8年1-6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归属净利润”)为7.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7.6亿元,而在上年同期,这家公司的归属净利润为-9.98亿元,扣非净利润则为-10.04亿元。

  重钢股份扭亏为盈。

  这距离重钢股份完成破产重整之后仅有半年。事实上,在本财年的第一季度,重钢股份归属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均已达到3亿元以上。

  2017年12月29日,伴随破产重整的完成,四源合(上海)钢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中心(简称“四源合基金”)取代重庆市国资委,成为重钢股份背后的实际控制人,这是一支由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联合美国WL 罗斯公司、中美绿色基金、招商局金融集团共同组建的钢铁产业基金,重钢股份的性质也从一家地方国企转变为全新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谓其“全新”,是因为这家可以溯源百年的钢铁公司,如今不论从股东结构,还是资产结构,乃至体制机制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其中的一些变化在未来还将持续发生。

  重钢股份内部管理人士称,引入新的投资者的重钢股份,的确带有了宝武集团的背景,后者在诸多方面能够为重钢股份的发展提供支撑和支持。

  上述人士称,尽管新的重钢股份管理团队不乏宝武集团的身份背景,但更加关键的是,变身之后的重钢股份,将以一种更加市场化的方式运作。

“脱帽摘星”

  重钢股份预盈公告显示,预计2018年半年度实现归属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均为7.6亿元,该年一季报的数据则显示,归属净利润和扣除净利润分别为3.504亿元和3.539亿元。不难算出,二季度该公司归属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预计分别约为4.09亿元和4.06亿元,这意味着,重钢股份的盈利能力在进入2018年二季度以来继续获得了提升。

  因为此前连续两年(2015财年和2016年财年)亏损,重钢股份在2017年戴上了“ST”的“帽子”。这意味着,如果重钢股份在这一年的净利润依然显示为亏损,将按照上市公司规则被强制退市。不过,当年年底,重钢股份以扭亏为盈“脱帽摘星”。

  根据公司2017年年报的数据,重钢股份在该年的归属净利润为3.201亿元,但扣非净利润则亏损18.7亿元。

  换言之,归属净利润之所以为正,乃是基于非正常性损益项目的收益。根据年报,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合计21.90152亿元,其中包括: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为-50.09485亿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与公司正常经营业务密切相关,符合国家政策规定、按照一定标准定额或定量持续享受的政府补助除外)0.94248亿元;其他营业外收支72.2392亿元(主要系破产重整债务清理重组收益)等。

  重钢股份董秘虞红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仅从财务分析的角度看,2017年对于重钢股份来说是特殊的一年:因破产重整中债务清理重组收益以及过程中的非流动资产处置因素,重钢股份的归属净利润最终为正值,而扣非净利润则为负值。

  根据重钢股份董秘办给予经济观察报的解释,进入2018财年,由于不涉及数额巨大的营业外收支(主要系破产重整债务清理重组收益)以及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上述两项指标均为一次性),反映到当季和年中的归属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数据上,便不再出现巨大的悬殊。

  这也意味着,重钢主营业务真正开始释放效益。根据重钢股份的公告,7.6亿元的预盈主要来自提升产量、强化产品盈利能力分析、优化品种结构,以及系统降本和技术降本措施。

  事实上,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重钢股份的产品产量就已经开始大幅拉升。根据2017年年报,该财年重钢股份分别生产了板材72.93万吨,热卷250.72万吨,棒材31.97万吨,线材14.53万吨,来料加工21.430万吨,其中,热卷产量同比增长达到238%以上,板材产量同比增幅也达到120%,棒材和型材分别增长了32%和15%,与此同时,来料加工则同比减少了83%。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重钢股份在2017年上半年启动了棒材的生产,到了下半年又启动了线材的生产。早在2007年重钢股份确立由重庆市主城区迁入相对偏远的长寿区后,历时四年,在2011年完成一期项目的搬迁,2012年又将部分原有生产设施也搬到新产区,此为二期工程。包括线材等是生产线在内,均属于二期搬迁的内容。事实上,自2013年之后,重钢股份便具备了上述产品的产能,只是此前内、外部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未能投入生产。

  虞红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这些复产的生产线均为重钢股份在重整之前即已具备,启动生产乃是依据内、外部条件做出的决策。

重塑进行时

  2017年4月,重钢股份收到债权人重庆来去源商贸有限公司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的重整申请。7月,重钢股份进入重整程序。此后半年当中,重钢股份原管理团队相继解职,新的管理团队完成接替。

  接手重钢股份之后,重钢的资产首先得以梳理,与此同时,股份公司将近7000名人员与集团公司(即重钢集团)进行了切分。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重整之前,重钢股份拥有364亿元的账面资产,在重整过程中,新的管理团队对低效不良资产做了相应的处置,重钢的资产最终下降到251亿元左右。这一处置措施带来了两个主要的效果:一是处置这些低效和不良资产收获的现金,可用以清偿优先债权人的债务;二是夯实了公司的资产,在客观上也有利于提升资产回报率。

  接手重钢股份之后,新的管理团队根据重钢的现实情况与各合作方进行了协商,对公司的供应和销售体系进行了全面的梳理。

  虞红介绍,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基于重塑重钢供应链的措施便已经启动。以原料采购和运输为例:地处西南内陆的重钢,需要将铁矿石从东部的港口通过长江水道运往重庆的工厂,四源合基金成为重钢新的实际控制人之后,基于这种身份的转换,重钢与供应商之间重获了优越的商业谈判地位,由此在采购、物流等环节显著降低成本。与此同时,重钢股份也在此过程中得以共享宝武钢铁的其他资源,例如欧冶物流的平台支持。

  此外,基于技术层面的降本措施也贯穿在采购、生产等多个环节,而这些措施在此前重钢陷入资金链危机的时刻是无暇顾及的,“不管是采购、生产环节的质量还是还是价格,公司都缺乏控制力。”虞红提到,彼时,重钢股份的状况是,从管理到设备基础,再到技术能力均处于相对薄弱的水平,“钱”的问题则只是最终引爆破产重整的雷点。

  这一切在重钢转换身份之后获得了很大程度的改观。“所谓‘降本’,既包含技术层面的,也包含管理层面,还包括对供应商的合作重塑,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个中涉及多个环节,仅从生产上讲,则涉及多个工序,这也是管理层目前工作的一个重点”虞红说。

  虞红同时提及了产品结构优化以及相应的销售策略调整问题。以重钢的传统业务之一中厚板为例,过去多年,重钢股份的中厚板主要应用方向船用板材市场需求并不尽如人意,与此同时,重钢地处内陆,与船用板材主要消费市场——沿海地区距离遥远。如今,尽管重钢股份的中厚板材依然有部分应用于船舶市场,但公司已将应用方向更多地转向结构用钢和桥梁用钢,并主要供应川渝市场,以避免因运费原因在其他地区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

  除此之外,重钢股份此前的代工业务也即将结束。

  同在重庆的攀华集团有限公司一直是重钢股份重要的合作伙伴。攀华集团在重庆的业务以钢材精加工为主,在过去,这家公司与重钢股份经历了数次合作的转变。“现在,攀华集团每月从重钢股份购入的热卷即达15万吨左右。不过,基于钢材价格的高企,留给下游精加工企业的利润空间已经不大。”来自攀华集团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

  2016年4月18日,重钢股份公告表示,公司与攀华集团签署了“来料加工”的合作协议。双方约定在未来三年内将采用联合经营的方式,由重钢股份为攀华集团的来料进行加工,产品的销售由攀华包办,双方共同分担最终收益或亏损。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从重钢的角度看来,这样做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彼时的重钢股份在现金流上已经无法维系正常的生产,代工则免去了原料采购的支出。虞红向经济观察报介绍,2017年之前,现金流的巨大压力,使得重钢在生产上处于窘迫的境地,达产率始终处于较低的水平。

  来自攀华的人士回忆,2016年下半年的煤荒,使得地处重庆的钢厂一度在原料采购和物流商上出现了很大的困难。

  不过,上述合作在开展未满一年之际便提前宣告“分手”,重钢股份随即宣布牵手重庆千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信公司”),展开购销合作。根据重钢股份彼时的公告,分手主要是基于市场的变化、来料运输不可控等因素。

区域性的钢铁公司

  根据2017年年报以及半年报的数据,重钢股份主营产品的产量在进入2017年下半年之后得到了显著的拉升,产量从上半年的130.56 万吨,提升至下半年的280万吨。而重钢股份的官网信息显示,截止2017年12月,重钢股份具备生铁750万吨/年,钢830万吨/年,钢材745万吨/年的生产能力。

  未来,重钢股份的产量极有可能继续拉升。虞红介绍,2018年重钢股份计划将钢材(加上少量钢坯)产量提升至600万吨。这600万吨的总产量当中,热卷会大约会在320万吨,150万吨左右的中、厚板,以及120万吨左右的线材和棒材。

  今年5月中旬,就重庆钢铁未来的产品盈利和升级问题,重庆钢铁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永祥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重钢的产品结构调整和产品升级在规划中,它需要一个过程,涉及到产品升级,还需要大量投资,并且要结合市场,公司正在就此进行规划。

  李永祥表示,产品盈利能力跟产品价格和成本有关,就目前重庆钢铁的产品盈利能力来看,目前还没有达到钢铁行业的平均盈利水平,这也从侧面说明重钢股份在盈利空间上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李永祥认为,重庆钢铁产品运输虽然有劣势(重庆地处内陆),但从中长周期来看,西南地区的钢价,相对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李永祥同时提及了对于重钢股份的定位:“我们把它定义为一个区域性的钢铁公司,跟沿海钢铁公司相比,重钢的产品毛利可能有些劣势,但是在区域内,重庆钢铁的产品还是有它的优势。”

  根据重钢股份官网介绍,目前公司拥有靖江华东商贸有限公司、重庆市重钢建材销售有限责任公司等2家全资子公司,靖江三峰钢材加工配送有限公司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以及在北京、上海、广东、厦门、四川、重庆等地的6个区域销售分公司。伴随公司营销战略布局的调整,分、子公司将逐步关闭。

  这意味着,至少在营销体系建构上,重钢股份在未来还将继续进行调整。虞红介绍,此前,重钢股份已经对其营销体系进行了较大幅度的调整,这其中包括部分代理渠道改为直营的模式。虞红称,后续重钢股份还将根据产品结构变化对其营销体系进行持续的改造。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清算网无关。中国清算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05 - 2018 By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0193号-1    
电话:010-84256997       地址: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21号      E_mail:admin@yunqings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