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新闻动态

【看破】陈夏红:美国个人破产的四十年回望

作者: 时间:2019-05-09 阅读次数:277 次 来自:澎湃商学院

  在我国,自从2018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吹响“推动个人破产制度”的集结号,个人破产制度能否落地、如何落地、多久落地、影响如何等问题,就成为我国破产界内外十分关切的话题。在这种个人破产“热”中,我倒是想表达一些“冷”思考。


  我特别想强调,有没有个人破产制度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确定个人破产制度的底色:究竟是偏向债权人,还是偏向债务人?这一价值抉择,既会影响个人破产制度的细节设计,反过来也会影响个人破产制度的实施。在这方面,美国个人破产制度最近四十年的变迁史,为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最近,笔者通过各种公开资料,对美国1978年以来个人破产案件申请的数据,整理如下:

 

  从上图可以看出,从1978年开始到2005年期间,美国个人破产申请数量从1978年的172423飙升到2005年的1782643,增长近10倍。显而易见,美国个人破产案件数量峰值和低谷,都在这一时间出现。这一波增长势头背后,最重要的推动力当然是美国1978年破产法的改革。


美国社会1966年前后出现信用卡,尽管信用借贷本身拥有比传统抵押借贷更多的优点,但当时大部分州都有高利贷管制法严格限制借贷利率,极大地限制金融机构为债务人提供融资的意愿。另外,几乎与此同时,房贷亦迅速蔓延,传统的先挣后花的经济模式,完全被债务经济取代。每个人都开始“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正如丹尼尔·施特尔特在《21世纪债务论》中所讲,美国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背后,是激增的信贷和越来越多的债务人;持续增加的债务人和高企不下的负债率,共同支撑一个经济勃兴的幻象。当财富的积累不再靠财富自身,而是靠债务的叠加,那么在实体经济层面,随着杠杆率的提高,失业、疾病、离婚等不幸事件导致的违约率,也如瘟疫般蔓延。美国立法者亟须通过新的个人破产体系,拆掉债务核弹的引信,防止美国社会的崩溃。


  债务人违约,最愁莫过于债权人。信贷债权人集团为维护其利益,极力促使国会制定新的个人破产法,提高债务豁免的门槛和条件,而不是让债务人通过个人破产所赋予的债务豁免机制“金蝉脱壳”。然而,在当时民主党控制参众两院、时任总统吉米·卡特也来自民主党的背景下,1978年《破产法典》并未过多满足信贷债权人的愿望,而是坚定地站在债务人一边。债务人非常容易就可以通过个人破产制度,取得债务豁免。宽松的法律为债务人提供极强的诱导,《破产法典》实施的第一年,个人破产申请数量即暴增60%。


  个人破产法的宽松,与信用卡行业的发展几乎保持同一节拍。1978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Marquette案判决,取消高利贷行业利息管制;信用监管体系日渐完备,信用记录体系越来越发达,信用卡行业迎来井喷并最终泛滥。除此之外,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美国大规模放松州际和州内金融机构的管制。此举直接导致金融机构的大幅度增加。金融机构的增加,既让信贷债权人力量迅速增强,也让同行间产生的激烈竞争。通过传导机制,最后导致放贷条件越来越宽松、风险偏好不断提升、信用卡发放量剧增,信用借贷的呆坏账率也显著提升。由此,如何提高个人破产制度的门槛,尽可能确保借有所还,维护信贷债权人的利益,日渐成为行业内外共同面对的问题。


  信贷债权人集团不断加强对国会的游说。他们组建国家消费信贷协会,邀请普度大学信用研究中心完成“普度报告”,同时也积极参与国会听证会,努力说服国会修改破产法。这种努力,在1984年收到一定成效,个人破产的严格程度较之1978年,有一定的提高。但是,这既未阻止个人破产申请的井喷,也未满足信贷债权人集团越来越大的胃口。

  随着个人破产案件的增多,个人破产律师和学者队伍亦越来越庞大。个人破产律师们作为一股市场力量,逐渐崛起,到1992年组成全国消费者破产律师协会。在学术界,维恩·康特里曼、菲利普·舒曼、伊丽莎白·沃伦、泰莉莎·沙利文、杰伊·维斯特布鲁克等学者的声名鹊起,他(她)们坚决站在债务人一边,反对债务豁免机制的严苛化。尤其是执教于哈佛法学院的沃伦和沙利文、维斯特布鲁克等,通过1989年的《假如我们原谅债务人》、2000年《脆弱的中产阶级》等著作,俨然债务人的保护神。这些因素,也让破产法改革的天平,向债务人倾斜。


  一场债权人与债务人围绕个人破产法而发生的内战,刚刚吹响冲锋号!

 

  在不同势力的努力下,国会于1995年组建委员会,研究破产法改革问题,沃伦进入该委员会并成为首席报告人。当时的国会明显分裂,共和党控制参议院,民主党控制众议院。这种分裂也体现在委员会内部,亲债务人的声音和亲债权人的声音此起彼伏,斗争日渐白热化。沃伦领衔提交的报告,遭到共和党成员的激烈抨击;信贷债权人集团通过备忘录、听证会等形式,向国会表达其对委员会报告的不满,媒体上信贷债权人集团投放的广告,也连篇累牍地夸大美国国民为债务豁免而承担的成本。


  最终的角力中,信贷债权人集团取得短暂的胜利。他们在1997年提出新的法案,对债务人的免责提出极为严苛的标准。鉴于共和党控制国会,这一改革方案最终获得通过。改革的核心措施之一,就是加强对债务人收入状况的调查:如果债务人收入可以偿还10000美元债务,或者可以偿还四分之一的无担保债权,债务人就不能获得债务豁免。另外一个改革的措施,即加入“信用卡条款”,将因欺诈而承担的信用卡债务列入不可免责的范围。


  这份法案,放在时任总统、来自民主党的比尔·克林顿的案头。如果他签署该法案,将使美国个人破产法迎来偏向债权人的新时代。


  在这场新破产法狙击战中,两位女性发挥重要作用。其中一位就是前文提到的沃伦,另一位即时任第一夫人希拉里。在多年前一次访谈中,沃伦谈到,她当时找到希拉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尤其是强调如下可能的影响:离婚的丈夫,极有可能恶意支取信用卡并破产;因为信用卡债务不可豁免,那么离婚的妇女和儿童,将不得不和财大气粗的信贷债权人一道,参与破产清偿。也就是说,债务人会通过申请破产,通过破产摆脱对前妻和孩子的扶养义务,并将离婚妇女、儿童置于与信贷机构竞争的位置。斯基尔在《债务的世界》中,也引用过沃伦声色俱厉的批判:“这些妇女必须与财大气粗的债权人及其委托的收账机构争夺。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离婚妈妈得到的补偿还不足她们应得份额的40%。这真是一个无耻的条款。”

 

  作为当时的第一夫人,希拉里一贯重视对妇女、儿童利益的保护,她也接受沃伦的这种观点。随后,希拉里说服克林顿总统。希拉里认为,国会的破产法改革方案,威胁到广大依靠抚养费生活的妇女、儿童切身利益。希拉里特别强调,坊间的讨论多系政治见解,无论是加强信用卡行业的限制,还是提高债务豁免的门槛,都没有人关心妇女、儿童的利益。由此,希拉里坚定认为,破产者的抚养义务应该摆在首位,破产法改革应该让债务人和债权人都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确保家庭价值不受破产法改革影响。据此,在希拉里“枕边风”的影响下,2000年末,克林顿在总统生涯最后一次动用否决权,阻止该方案的通过。这一段经历,希拉里在其回忆录《亲历历史》、克林顿在其回忆录《我的生活》中,均略有提及,感兴趣的读者不妨移步。


  但债权人集团并未灰心。随着小布什赢得总统大选、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信贷债权人集团终于在2005年取得重大成就。这一成就的标志,就是2005年《破产滥用预防及消费者保护法案》的通过。


  值得插叙的是,在这部法案通过时,时任参议员希拉里一反常态,投下赞成票。对此,沃伦在前述访谈中认为,随着信贷行业对国会游说力度的加强,希拉里进入参议院后,面临的来自信贷债权人集团的游说压力空前加剧,其“叛变”自然而然。

 

  《破产滥用预防及消费者保护法案》从如下几方面,大幅度提高个人破产的门槛:引入收入测试机制,限制债务人在第7章和第13章之间选择的权利;提高破产申请费用,并要求债务人在申请破产同时即缴纳高额申请费用,而非事后缴纳;限制债务人在第13章程序中主动提出清偿期限及清偿比例的权利;缩小自由财产的范围;增加债务人提出破产申请时对申请材料的要求;降低破产后收入例外的标准,以及加重破产律师等在协助申请过程中材料不足、错误及失实等而承担的责任等。 


  从上述“美国个人破产申请数量(1978-2018)”一图可以看出来,随着《破产滥用预防及消费者保护法案》的实施,个人破产案件的数量,在2006、2007两年陡然下降。现在尚无确切证据证明2008年次贷危机与这一轮破产法修订有直接关系。但可以明确的是,在次贷危机的冲击下,2008年之后连续三年,美国个人破产案件的数量重回增长轨道,并在2010年达到159.6355万件的次高峰。


  然而,这一趋势并未持久。次贷危机冲击波过去后,从2011年开始,美国个人破产案件的数量连续8年逐年下跌。个人破产案件数量究竟是越多越好?还是越少越好?或者说,个人破产案件维持在什么样的比例,才能确保经济体健康发展的同时,让诚实但不幸的债务人能够从如山债务中纾解?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可能还需要更多文献佐助。但美国的有识之士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2019年4月11日,美国破产学会(American Bankruptcy Institution)消费者委员会在历时两年的研究后,发布该委员会研究报告,明确承认2005年《破产滥用预防及消费者保护法案》使得债务人申请个人破产极其困难,个人破产制度嫌贫爱富,门槛越来越高,背离个人破产制度的宗旨。另外,诸如教育贷款等不可豁免的债务问题,也成为美国社会的定时炸弹。由此,该报告提出若干方案,建议对美国个人破产体系展开进一步改革。


  总体而言,美国的破产法改革,基本上是四十年一大变。从1978年《破产法典》通过至今,刚好走过四十年的周期。下一步,美国个人破产法究竟往何处去,我们且拭目以待,并随时准备着在中国个人破产法构建的过程中,发挥后发优势,扬长避短,让我国的个人破产法,在债务人纾解和债权人利益维护之间寻求平衡。

  本文于2019年5月6日首发于澎湃财经频道“澎湃商学院”栏目

 

原标题:破产法的温度|个人破产在美国:四十年回望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网站旨在分享破产与重组行业相关资讯及业内专家、学者、律师的精彩论文和观点,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需要转载网站原创文章,请提前联系本网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权,并注明转自"中国清算网"。网站转载的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在核实相关情况后将立即删除。通讯邮箱:343345761@qq.com,电话:15628863727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05 - 2018 By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0193号-1    
电话:010-84256997       地址: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21号      E_mail:admin@yunqings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