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新闻动态 > 业内新闻

这些破产企业,“各有各的不幸”

作者: 时间:2019-06-24 阅读次数:122 次 来自:新华日报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5月,全省新收企业破产案件942件,同比增长11.21%。事实上,从2007年6月1日《企业破产法》正式实施以来,法院审判的破产案件数量猛增。大浪淘沙,潮起潮落。一度让人谈“破”色变的“破产”,作为一种让经济肌体保持健康的债务处置手段,正逐渐为社会各界所接受。

  记者梳理了近年来江苏部分破产清算和破产重整案件,希望探究企业为何会走上破产之路,旨在为社会提供镜鉴。

  环境生变 市场淘汰

  转型升级,对于企业来说,从来不是一句空话。转得好,活得好;转不好,被淘汰在情理之中。在经济由高速增长迈向中高速增长,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背景下,企业的每一步决策,都影响着未来的发展。

  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陆晓燕在回忆当初审理江苏霞客环保色纺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霞客环保)一案时,仍旧唏嘘。“当时还是这里的明星企业呢。”她说。

  霞客环保前身是1992年5月成立的江阴市华霞纺织厂,是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于2000年12月底变更为霞客环保色纺股份有限公司,并在2004年6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挂牌交易。

  “从明星企业,到破产重整,霞客环保的遭遇原因很复杂,但行业大趋势的变化,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原霞客环保董事长冯淑君告诉记者,而在应对大环境变化上,公司的技术改造、产品升级均没有及时跟上。

  霞客环保的经营范围主要是废弃聚酯物和其他塑料的综合处理、销售等,2011年,年产值尚有18亿元左右。然而,自2012年开始,国内化纤及纱线市场行情出现了下滑,作为该行业的上游企业,摆在霞客环保面前的是国内市场需求不足、国际市场竞争加剧、化纤原料价格波动、劳动力成本增加以及结构性短缺、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等多重困境。多重因素综合作用之下,该公司的利润严重下滑,2013年净利润为负增长3.49亿元。2014年3月,公司发生严重的财务危机,大量银行贷款逾期,被40余家债权银行提起诉讼,存款、土地房屋、生产设备等核心资产被法院冻结查封,经营环境十分严峻,最终选择了破产重整。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负责部分破产案件的审判和全省破产案件的审判指导工作。该庭相关法官告诉记者,近年来,受国家化解过剩产能、优化产业结构、提升产业层级等系列去产能政策影响,一批与之相关的环保、光伏、钢贸、纺织、煤矿等企业,既没有苦练内功,又缺少危机意识,最终在政策调整中,企业不得不关停并转。该法官举例,船舶等行业受国际环境影响因素较大,2018年江苏十大破产案例中,扬州新大洋船舶案件就属于这一类。

  盲目扩张 跨界翻船

  跨界,是时下最火爆的概念。然而,不是每一个跨界都会成功,许多企业投入真金白银跨入的新领域,结果反而成为主业的拖累。

  在破产重整的案例中,最明显的是跨界房地产业。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江苏某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故事很有警示意义。

  该企业主业是软件,曾经获得过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软件服务百强企业等荣誉称号。“我这个楼一旦建成了,立马就可以销售,销售的话钱就回来了。”该公司负责人一直在这样安慰着债权人,也安慰着自己。但如今,公司开发的某国际软件园的项目静静地伫立在马路边,成为烂尾楼。

  事实上,在2011年之前,该公司经营状况良好,现金流非常充裕。2011年,公司以4489万元的土地出让金,获得雨花台区某国际软件园项目地块,性质为自持科研用地,占地64亩,规划面积20多万平方米。随后2012年,该公司又在江宁拿地80亩,性质为工业用地,土地出让金4000万元。目前,后拿地的项目已经建好4栋楼,但仅有3家无任何高科技含量的代工厂入驻。

  从软件业到软件产业园,看似都有“软件”二字,实则差别巨大,从轻资产变成了重资产。以该公司为例,其资产从软件、专利、发明等轻资产,变成了在哪里有块地、在哪里有个软件产业园项目等重资产。企业变成了房地产商,收入靠租金或卖房子。

  盖楼、建产业园,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该公司借助了银行贷款、代建等多种资金渠道,在两个项目的开发中,该企业共计支付了不足7000万元资金,其余均来自银行抵押贷款、施工方代建垫资等渠道。其中,银行贷款合计1.88亿元。

  可惜,还没等房子建好销售,房地产业开始进行调控,银根收紧,企业的资金链直接断裂。

  记者了解到,债权人请求破产清算时,该企业的资产还非常优良,远没有达到资不抵债的境地。第三方评估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0月31日,固定资产3.9亿元,无形资产2.7亿元,对外长期股权投资1.8亿元。如今正在破产重整,目标是尽可能活下去。

  贪婪,是资本的本性,也考验着人性。当某个市场火热的时候,除了企业主,银行、第三方机构等相关机构,都想分一杯羹,无形中成了企业破产的“助推器”。

  “不只是房地产,许多企业的老板在挖掘到市场第一桶金时,多少会出现自我信心膨胀,觉得做啥事都能赚钱。”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金融审判庭法官龚甜说,很多企业在跨界经营中都碰一鼻子灰,甚至危及了本来颇具竞争力的主业。她举例,无锡二泉特种钢管有限公司由于眼红光伏产业赚钱,毅然决然跨界经营,然而没想到拖累了主业,最终难逃破产的命运。

  民间融资 最后稻草

  钱,是企业经营中必须的生产要素。

  “因为融资导致企业出问题的案例太多了。”常熟市人民法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副庭长蒋先锋告诉记者,因为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不少企业以各种方式融资,当某个环节的链条崩断时,如同推倒了多米诺骨牌,即便是优质的企业也难逃倒下的命运。

  常熟梅李市场破产案让蒋先锋印象深刻,在他看来,这是一起企业借助民间融资维持运转、最终“全军覆没”的典型案例。

  据介绍,梅李市场的开发分两期,第一期建成后已完全交付,销售、出租形势都很好。但在二期开发期间,梅李市场经营方觉得前景好,决定加大投资力度。而当时,梅李市场负责人的投资领域较广,自有资金较为分散,为了解决梅李市场二期的资金难题,该公司铤而走险,向老乡、关联企业高息借款。法院在受理该案件时,梅李市场申报债权近4亿元,其中工程类债权约4600万元,金融债权约7600万元,民间借贷金额近2亿元。

  省高院民二庭的张法官告诉记者,从民间融资的主要有两类企业,一类是小企业,一类是在银行失信的中型企业。“很多企业形成了相互担保、共同防范贷款风险的联保体,错综交织,最终形成担保圈层,造成最严重的后果就是一家企业资金断链,这个圈层的企业都面临着资金断裂的风险,然后一层层扩散。”他认为,民间借贷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此之外,企业主举报会计的案例,占了破产总案件的半数以上。“企业的老板往往不懂财务、法务等专业知识。在缺少监督的情况下,部分会计、法律顾问监守自盗、挪用公款,掏空企业,被动造成企业破产。”张法官认为,做得好技术,未必做得好老板。此外,企业的经营管理人、股东等从事赌博等非法活动导致企业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赵伟莉 耿文博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清算网无关。中国清算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null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电话: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