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学术研究

广西高院:广西法院首批10+3破产审判典型案例

作者: 时间:2019-12-26 阅读次数:448 次 来自:破产法律评论公众号

广西法院首批10+3破产审判典型案例

2019年6月3日

2019年6月3日,广西法院破产审判工作暨柳州正菱集团合并重整案审理情况新闻发布会在广西高院召开,发布会的主题为“以高质量的破产审判营造高质量营商环境、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戴红兵、民二庭庭长蒋太仁、执行裁判庭副庭长周家开、民二庭主审法官李娜、研究室副主任黄朵成出席发布会并接受新闻媒体提问。戴红兵副院长在发布会上发表讲话,蒋太仁庭长在发布会上对广西法院首批10+3破产审判典型案例进行了介绍。

案例一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高院受理)

一、基本案情

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维公司)拥有全球第一部山水实景演出、广西旅游活名片、阳朔旅游晴雨表的《印象·刘三姐》剧目。由于该公司为股东及其关联控制人代偿或担保债务涉及总额超过18亿元,导致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

二、审理情况

2017年8月15日,广西高院裁定受理广维公司重整申请,并指定广西同望律师事务所为管理人。该案采取邀请招标方式并经公开开标,从交纳投标保证金、具体重整方案的可行性等方面综合确定北京天创文投演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投公司”)以7.5亿元出资额成为重整投资方。2017年11月8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重整计划草案确定相关债权数额并将出资人权益调整为零,明确文投公司义务。享有担保权的债权组,代表债权金额275,892,800.36元,表决通过该草案;普通债权组过半数同意,代表债权金额761,128,974.33元,占该组债权总额的77.30%;职工债权组未出席会议,视为同意草案;出资人组表决未通过该草案。2017年12月4日,广西高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终止重整程序。2018年1月,文投公司出资资金到位;1月26日,广西高院裁定确认柳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等15位债权人债权共计1,469,526,673.18元,其受偿金额分配共计589,207,646.36元;2月中旬,文投公司完成股权过户。

三、典型意义

本案系全国首个直接由高级法院裁定受理的破产重整案件,获选2017年全国法院十大破产典型案例。广西高院党组高度重视,相关审判部门综合考虑公司经营项目为国际知名大型实景《印象·刘三姐》剧目,对广西旅游业、地方经济影响大,且公司所有资产被区内外多家法院查封、扣押、冻结,涉及职工人数众多且法律关系复杂等情况,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将本案作为全区重大有影响案件裁定立案受理。为确保《印象·刘三姐》剧目演出不受破产重整影响,本案实行演出相关业务自行经营、管理人监督、法院总指导的模式,确保重整期间公司正常经营,各项收入不减反增。该案仅用时3个月21天顺利终结重整程序并进入重整计划执行阶段,广维公司摆脱债务困境重焕活力,800多名演职人员就业机会得到保障,也妥善解决了关联公司548名职工安置问题,目前本案重整计划已执行完毕,各项计划内容平稳推进、成果显著,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地方党政府及社会各界均高度评价本案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相关产业通过《印象·刘三姐》项目实现大幅升级改造,大力推动了地方经济发展。

案例二柳州正菱集团有限公司及53家关联公司合并重整案

(高院受理)

一、基本案情

本案是全国首例由高级法院裁定受理的54家关联债务人实质合并重整案件。成立于2003年的柳州正菱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菱集团”)是一家立足于柳州、跨区域发展、多元化经营的综合性大型民营企业。由于集团公司经营扩张过快,导致公司经营资金断裂,企业经营亏损,2014年初开始爆发严重债务危机,集团公司与53家关联公司陷入大量诉讼纠纷,资产全部被查封,严重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鉴于正菱集团是柳州市实体经济中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在广西有较大影响力,资产涉及广西多个地市、县及江苏、福建等地,本案除金融机构债权人外,还涉及普通民间借贷债权人人数众多,法律关系极其复杂,债权人债务人同时强烈请求由高院受理本案。在最高法院的正确指导与大力支持下,广西高院受理本案后,仅用6个月26天时间,成功召开了两次债权人会议并以高票赞成通过相关重整计划草案。本案涉及债权人超过3940人,成功化解债务总额超过340亿元;化解诉讼案件超过470件,涉案金额约77亿元;解决执行案件超过237件,为基本解决执行难提供新路径。本案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高度统一,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柳州市党委政府及社会各界均予高度肯定,为优化我区营商环境提供了优质高效司法服务,为高质量促进供给侧改革与“僵尸企业”处置贡献了司法智慧。

二、审理情况

2018年7月6日,广西高院依债务人申请,裁定受理正菱集团重整申请。7月、9月,裁定受理53家关联公司与正菱集团的合并重整申请。指定广西同望律师事务所为管理人。2018年11月15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对《债务人财产管理方案》进行审议并高票通过。12月,广西高院裁定确认管理人将广西金融投资集团城建发展有限公司确认为本案重整投资人程序合法;裁定确认正菱集团及53家关联公司的财产范围。2019年1月9日,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召开,会议对《正菱集团“建材板块四公司”重整投资草案》、《正菱集团“建材板块四公司”以外的其他50家公司合并重整计划草案》进行审议并表决。其中,担保债权人组、普通债权人组、税收债权人组、劳动债权人组均高票通过,仅出资人组未通过对其权益进行调整的表决。广西金融投资集团城建发展有限公司作为重整方共计投入36亿元用以清偿本案各类债务和费用。2019年1月28日,广西高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并终止重整程序,同时裁定确认无异议债权表与债权受偿分配表;同日,以裁定形式确认债权人免除188名职工债务人连带保证责任。目前,重整投资方已经支付完约定的第一期重整资金,管理人依据裁定对债权人债权清偿第一期分配已经完成。

三、典型意义

一是成立重大案件领导小组,跨部门组成合议庭,确保高质量审理效果。广西高院党组高度重视,在受理本案的同时成立了以院党组书记、院长为组长,分管院领导为副组长的案件协调领导小组,并由民二庭、执行裁判庭、研究室业务骨干组成跨部门审判合议庭,从审判力量上加强对破产案件的高质量审理,打破破产案件只能由单一部门或破产审判团队审理的思路,做到合议庭负责具体案件审理,重大协调事项由协调领导小组通过联动机制与相关部门沟通协调,减少案件审理中非审判因素的影响,及时达成共识,形成合力,全力推进案件的高质高效审理。同时聘请全国知名破产法学者担任广西法院破产审判专家顾问。开创广西破产审判工作新局面。

二是充分保障各类债权人合法权益。根据重整计划草案,涉案18家金融机构债权全额或高额清偿,有力维护了地区金融安全;税务债权全额清偿,确保国家税收和税源;职工债权全额清偿,保障职工基本生存权;10万元以下小额债权全额清偿,其他普通债权人也能得到10万元+4%以上的清偿比例。债权人会议高票通过重整计划草案,保证了上千名普通债权人都有所收获,都感受到司法温暖,有效化解了积压多年的社会矛盾,维护了社会稳定,广西自治区及柳州市党委政府高度评价本案取得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三是创新解决188名职工债务人基本生存权益。本案一个突出矛盾即为债务人利用职工的“依附”关系,通过职工代持股份、成立空壳公司等方式向多家金融机构借款融资,使至少350名自然人在没有实际用款、受益的前提下,因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从而背负了巨额连带担保责任。多年来,数百自然人债务人及其家庭负担了沉重的精神和物质压力,绝大部分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财产和账户被查封冻结、个人信用丧失、再就业或其他生存方式被阻断。这些自然人多处上访,严重影响当地社会稳定,为此,本案重整计划将自然人获得免除责任的条件写明,并得以高票通过,在充分尊重债权人意愿的前提下,法院根据管理人申请,依法以裁定方式确认相关债权人免除188名职工债务人的连带担保责任,保障了数百家庭的生活安宁,有效解决了基本民生及社会稳定问题,让普通公民感受到了司法的公平与温暖。

四是高质量审结、高效实践了多个关联公司实质合并重整的模式。在正菱集团申请重整后,其多个关联公司也申请与集团合并重整。经依法审计,正菱集团与53家关联公司间的人员、业务、财务等已高度混同并存在紧密的关联关系,导致各自财产无法区分,构成人格混同;部分关联公司虽从财务报表上未体现资不抵债的状况,但该报表并未将相关民间借贷债务、各类贷款利息以及关联企业间的担保责任债务等计算在内,实际资产负债率已处于资不抵债的情形;在此情形下区分各关联公司财产成本过高,为利于整合资源,提高司法效率,避免损害债权人利益,且主要债权人与关联公司均向高院明确表示合并受理符合债权人债务人整体利益并书面请求合并受理,广西高院依法裁定将正菱集团及53家关联公司实质合并重整,同时在6个月26天审结,终止重整程序,为法院审理同类重整案件起到良好标杆示范作用。

案例三广西华美纸业集团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高院受理)

一、基本案情

广西华美纸业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生活用纸的龙头企业,成立于2009年3月,注册制本2亿元,拥有8家全资或控股子公司。2015年3月初华美纸业集团资金链断裂,华美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生产经营逐步停摆,公司失去造血能力,无法清偿到期债务,随后被多家债权人起诉。华美纸业集团母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达165件之多,经法院强制执行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已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具备破产原因。

二、审理情况

2018年8月3日,广西高院作出(2018)桂破申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申请人龚晓明对华美集团的破产清算申请,同时指定北京大成(南宁)律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2018年8月10日,广西高院作出(2018)桂破2号民事裁定书,宣告华美集团公司破产。管理人接管华美集团后,先后召开了三次债权人会议。2019年5月29日,管理人对华美集团第三次债权人会议的表决情况进行统计,投赞成票的债权人人数占出席会议有表决权的债权人人数的93.55%,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无财产担保债权总额的67.53%,《广西华美纸业集团有限公司破产财产第一次分配方案》获得债权人会议通过。广西高院于2019年5月29日以(2018)桂破2号之二民事裁定书,裁定认可该分配方案。并于2019年5月31日,作出(2018)桂破2号之三民事裁定书,裁定终结华美集团破产程序。管理人向93名职工分配职工债权共计314万多元。

三、典型意义

本案是全国高级法院首例通过“执转破”方式受理的破产清算案件,对推动人民法院“执转破”工作,平等保护债权人和广大职工的合法权益,使“僵尸企业”依法有序退出市场有着积极意义。本案中,在合议庭的指导下,管理人反复摸排华美纸业集团的资产、抵押法律关系、办公楼租赁法律关系等核心事实及法律适用问题,在此基础上与原有的承租人、以租金抵债的债权人进行充分沟通协商。最终,承租人同意向管理人支付一年多来未付租金,同时,依法撤销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6个月抵押权人已经用租金冲抵的债务,抵押权人同意重新支付该部分租金。此外,由于华美集团不动产均已抵押并出租,拍卖中附加“成交后1年的租金收益权由华美纸业集团继续享有,购买人一次性支付成交后1年内的租金”条件。通过以上三个措施,增加了可用于支付破产费用、共益债务和职工债权的破产财产,管理人获得420万元货币资金可用于支付破产费用、共益债务和清偿职工债权。其中,93名职工债权共计314万多元,100%获得清偿,抵押权得以实现。本案顺利审结,对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同时也将被执行人为华美集团的165件执行案件终结执行,对于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和积累“执转破”办案经验具有重要意义。

案例四广西阳鹿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广西阳鹿高速公路(以下简称阳鹿高速公路)项目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自治区政府)在东南亚国家招商引资唯一采用BOT形式建设的高速公路。2006年,通过招标确定投资中标人为马来西亚MTD CAPITAL BHD公司(以下简称MTD公司)。2010年4月,MTD公司投资设立了项目公司即广西阳鹿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鹿公司),后将阳鹿公司全部股权转让给香港MTDExpresswayInvestmentLimited公司。该高速公路项目于2010年12月1日正式开工建设,原计划于2014年底建成通车,因投资方资金断裂,自2013年底开始停工并处于烂尾状态。根据审计报告显示:阳鹿公司资产总额为4,393,699,749.79元,负债总额为4,927,038,646.48元(未含沿线群众索赔的负债),所有者权益为-533,338,896.68元,资产负债率为112.14%。根据质量检测报告显示,该项目可在现状基础上恢复施工,如政府继续授予特许经营权,其经营价值仍然乐观。据此,本案具有重整的可行性。

二、审理情况

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债权人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宁分行申请对阳鹿公司进行破产重整。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南宁中院)于2016年12月12日裁定受理本案,并指定管理人。2017年4月21日,南宁中院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经核查,阳鹿公司涉及2000多债权人,债权50多亿元。此后,在自治区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南宁中院运用府院联动机制,多次召开协调会,解决重整工作存在的分歧问题。同时,管理人经公开招募和评标,确定广西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投集团公司)为重整投资人。经南宁中院组织各方充分协商,管理人制定了重整计划草案。该草案明确:银行债权40多亿元通过“债转股”方式入股阳鹿公司;交投集团公司出资10亿元作为重整资金,并承担高速公路的后续建设和经营,且于重整成功后第八年以36.75亿元受让银行的股份,取得阳鹿公司100%的股份;10亿元重整资金,首先全额清偿优先债权,余款按24%的清偿率清偿普通债权,首次分配后仍有余款,继续分配,尽量提高普通债权清偿率;因阳鹿公司原出资人权益核定为负数,故将其权益调整为0。2018年5月29日,南宁中院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担保债权组、职工债权组、税收债权组100%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普通债权组超过半数同意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普通债权组债权总额的88.8%;出资人组经两轮表决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2018年5月31日,南宁中院依法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终止重整程序。2018年6月,交投集团公司10亿元重整资金到位,并经协商,追加重整资金2500万元。目前大部分债权人已获清偿。2018年7月,阳鹿公司股权变更过户工商登记全部办理完成。重整计划已基本执行完毕。

由于阳鹿高速公路项目已停工多年,施工区域多处出现大面积塌方、滑坡、泥水冲淹农田等情况,危及沿线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给相关单位、集体和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重大损失且损失不断扩大,给国家的路网规划建设和当地社会经济发展造成重大影响,为此,该高速公路急需尽快恢复建设。基于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该项目迟迟不能恢复施工。南宁中院积极为党委、政府出谋划策,促成阳鹿高速公路项目于2018年3月提前恢复建设,并计划于2019年8月竣工通车;同时,下达多份裁定,保障新施工单位进场施工,并妥善解决沿线群众损失赔偿和原施工单位阻止施工等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

三、典型意义

本案是全国法院唯一涉及高速公路建设的破产重整案件,是由法院助力使烂尾停工5年的工程项目在案件审理期间恢复建设,并依托府院联动机制和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挽救困境外资企业,使企业涅槃重生,恢复生产经营能力的典型案例。阳鹿高速公路项目位于广西区内,连接桂林市阳朔县和柳州市鹿寨县,是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汕头至昆明高速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连接大西南与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通道。该高速公路的建成,将完善国家和区域高速公路网络,有利于促进沿线地区资源开发和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是贯彻落实中央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战略部署的重要一环。本案审理难度和工作量非常巨大。为支持法院的重整工作,自治区政府提出了“政府强力推动、法院依法办事、各方大力支持、尽快恢复建设、限期建成通车”的工作要求。据此,政府与法院各司其责、密切配合,按照政府牵头、法院主导、部门联动、属地管理的原则,建立起由政府主导风险管控和事务协调、法院主导司法程序的一体化府院联动机制。自治区党委、政府协调、调动自治区交通厅、国资委、发改委等职能部门,以及高速公路沿线柳州、桂林、鹿寨、荔浦、阳朔等两市三县的党委、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全力配合法院案件审理工作,为企业重整开辟绿色通道。本案在审理过程中,阳鹿高速公路沿线群众1000多人提出损失赔偿要求,原施工单位也因工程款及损失赔偿问题提出诉求,并有大规模阻止施工的迹象。南宁中院在自治区高院的指导下,向党委、政府提出多项建议,充分运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落实当地政府及职能部门的责任制,组织县乡镇领导干部深入乡村,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同时,在本案中切实解决沿线群众的损失赔偿问题。自治区交通厅、当地有关部门、施工现场联合工作组、破产案件管理人等也与原施工单位多次沟通协商,引导其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通过深入细致的开展疏导工作,恢复施工至今未发生大规模阻止施工事件,偶有小规模阻挠情形也能迅速解决,尤其是沿线群众未发生一起阻工事件,极大地支持了该高速公路项目的恢复建设。

案例五南宁绿洲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破产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南宁绿洲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绿洲化工公司)于2007年7月2日经南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登记。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0万元人民币,由南宁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化股份公司)与南宁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出资成立,隶属南宁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化集团公司),属国有企业。经营范围为:对氯碱化学工业及其系列无机和有机化工生产的投资。成立绿洲化工公司主要目的是在横县六景工业园区投资建设30万吨/年离子膜烧碱及32万吨/年聚氯乙烯项目,为南化股份公司生产基地整体外迁至该工业园区奠定基础。该公司成立至今,已投入资金人民币6亿多元,取得工业用地1048.66亩,并建设了办公区楼房、厂区道路、地下管网、专用变电站等基础设施,以及采购了生产设备等等。因受征地拆迁以及国家高能耗行业政策调控的影响,项目建设一直未能完成,企业经营无法正常运转,以致不仅造成资金沉淀、经济损失严重,债务剧增,而且对绿洲化工公司的控股股东即上市公司--南化股份公司产生了负面的社会影响。2014年1月,南化集团公司(包括南化股份公司、绿洲化工公司)全部国有股份整体划转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管理。根据审计报告显示,绿洲化工公司2017年12月31日资产总额为361138713.16元,负债总额为480473427.43元,净资产-119334714.27元,资产负债率为133%。

虽然绿洲化工公司项目建设未完成、未投产即濒临破产,但由于前期取得大量工业用地,并完成了部分基础设施建设,如增加投资,调整经营方向和策略,仍很有希望恢复生产能力。据此,本案具有重整的可行性。

二、审理情况

由于绿洲化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已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作为最大债权人的南化集团公司申请绿洲化工公司破产重整。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南宁中院)于2018年9月10日裁定受理该重整案,并指定管理人。2018年11月12日,南宁中院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经核查,绿洲化工公司涉及15家债权人,债权债务近5亿多元,其中,南化集团公司享有4.68亿元债权,其他债权近1300万元(未含待定债权)。此后,管理人经公开招募,选定南化集团公司为重整投资人。在南宁中院的指导下,绿洲化工公司管理人、债权人和重整投资人等各方经过多轮谈判和反复沟通协调,解决了诸多分歧问题,最终绿洲化工公司管理人与南化集团公司签订了《重整协议》,并制定了重整计划草案。该草案明确:在破产清算状态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债权清偿比例为73.65%,普通债权清偿比例为17.39%,重整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债权清偿比例调整为100%,普通债权在5万元以上的清偿比例调整为40%,普通债权在5万元(含本数)以下的清偿比例为100%;重整投资人南化集团公司享有绿洲化工公司4.68亿元债权,再投入2000万元作为重整资金;重整投资人不适用以上受偿方案,待重整计划执行期结束后与绿洲化工公司另行协商清偿方式;因绿洲化工公司原出资人权益核定为负数,故将其权益调整为0。2019年1月17日,南宁中院主持召开绿洲化工公司重整案第三次债权人会议,就该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债权组的债权人超过半数通过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为该组债权总额的71.92%;大额普通债权组出席会议的债权人100%通过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为该组债权总额的100%;小额普通债权组和出资人组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经管理人、债务人与小额普通债权组、出资人组进行协商后,上述两个表决组进行了第二次表决,小额普通债权组出席会议的债权人100%通过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为该组债权总额的99.02%;出资人组二次表决仍未通过。此外,本案不存在财产担保债权、职工债权、税款债权。2019年2月2日,南宁中院依法裁定批准绿洲化工公司重整计划草案,终止重整程序。2019年2月,南化集团公司2000万元重整资金到位,目前大部分债权人已获清偿,重整计划基本执行完毕。

三、典型意义

南化股份公司系上市公司,其是绿洲化工公司的控股股东,绿洲化工公司在重整过程中的任何信息均对南化股份公司的股市业绩产生影响,如若重整不顺利或重整不成功,则会产生负面的社会影响。依照破产法律规定,重整状态下普通债权的清偿比例要高于破产清算状态下的清偿比例。根据绿洲化工公司破产清算状态下的清偿比例评估报告,本案在破产清算状态下,优先债权清偿比例为73.65%,普通债权清偿比例为17.39%。一般情况下会在高于并接近17.39%的比例确定重整状态下普通债权的清偿比例。最初,重整投资人提交的重整投资方案中计划投入的重整资金为1000万元,优先债权清偿比例为70%,普通债权清偿比例为高于并接近17.39%。为了实现债权人利益最大化,同时为了维护股市稳定,经多次沟通协调和谈判,最终重整投资人同意提升重整资金至2000万元,优先债权清偿比例为100%,普通债权清偿比例为40%,清偿比例幅度大大提高。按现行法律制度,债权人一般均在重整计划执行期根据清偿比例参与分配。在本案中,南化集团公司既是最大债权人,又是重整投资人,且在国企框架下,与绿洲化工公司存在上下隶属关联关系。基于企业主体这种特殊的关联和利益关系,本案在制定重整计划草案时,对债权受偿方案作了另外的设计。经充分协商,确定暂时搁置南化集团公司的债权清偿或将其作为劣后债权,待重整计划执行结束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另行协商清偿方式,或通过集团公司内部调整、内部盘活资产等方式解决受偿问题。按此操作,不仅提高了重整效率,而且大大提高了其他债权人的受偿比例,有力地促进企业重整成功。这是本案所作的一次突破性的尝试。本案在不足五个月的时间内完成重整工作,不仅审理效率快,而且除一个债权人的普通债权清偿比例为40%外,其他债权人(不含既是债权人又是重整投资人的南化集团公司)的清偿比例均为100%,实现了债权人的利益最大化,取得了较好的重整效果。

案例六广西柳州鹿寨金利水泥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广西柳州鹿寨金利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利公司)系广西最大的水泥生产、销售民营企业。受企业盲目扩张、高额融资成本等不利因素影响,截止2017年,金利公司资产仅为3.94亿元,负债近17亿元,拖欠近400名职工工资及社保费约2000万元,企业停产三个月,职工和债权人多次闹访,企业已经达到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形。金利公司虽然负债较高,但仍然具有通过重整程序免除债务,恢复生产能力、盈利能力的可能。

二、审理情况

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柳州中院)于2017年4月裁定受理金利公司破产清算申请,并同日指定管理人。经债务人申请柳州中院于2017年6月裁定对金利公司进行破产重整。柳州中院受理后,与金利公司住所地的鹿寨县人民政府协调沟通立即启动“府院联动”机制,成立了金利公司债务危机领导协调小组,统筹协调解决维护职工稳定、生产恢复和招商引资问题,确立了“多重整、少清算”和挽救危困民营企业、避免企业停产影响当地经济发展的总体思路。三级法院联动,一体解决破产企业财产查封和执行问题,确保金利公司破产财产不流失,为企业复产提供司法保障。面对职工闹访和管理人要求停产的诸多不利因素,启用300万元的救援资金,自案件受理之日起一个月内补发了拖欠职工近三个月的工资,恢复了暂停多年的职工医保待遇,维护了职工队伍稳定。同时,管理人面向全国公开招募了水泥生产托管方,自案件受理之日起二个月内使金利公司恢复了水泥生产销售,维护了当地水泥生产、销售行业的稳定,挽救了一批上游小企业。托管期间,实现销售收入4.5亿元,纳税约3000万元,实现利润近1亿元,保留了300多个就业岗位,为后续重整成功创造有利条件。经审理发现,金利公司涉嫌偷逃巨额税款。为防止债务人企业借破产逃费债务,造成国家税收流失,柳州中院指导管理人向税务部门报告上述情况,并邀请税务部门进行税务检查。经检查认定,金利公司偷逃税款近7000万元。2017年8月3日,为满足各类债权人的要求,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柳州中院创新推出“现场+网络”模式召开金利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基于金利公司托管期间的良好收益状况,金利公司适时提出了重整申请,柳州中院于2017年6月裁定对金利公司进行破产重整,但管理人第一次招募重整投资人失败。为避免金利公司最终走向破产清算,柳州中院指导管理人创新提出了“零重整资金+债转股”的重整模式,拟定了普通债权“债转股”和金融机构债权人延期行使优先权的重整计划草案,并在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获得了各类债权人的表决同意,金利公司重整程序得以继续进行,避免了直接宣告金利公司破产。鉴于水泥生产行业向好的行情和托管期间的良好收益,结合当地政府招商引资和改善营商环境的政策条件,柳州中院指导管理人再次启动招募重整投资人程序,最终吸引了两家大型水泥生产企业提交了重整计划草案,于2018年10月29日召开的第三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选定了广西最大的国有水泥生产企业作为重整投资人并通过了重整计划草案。根据该重整计划草案,近5亿元的担保优先债权、近3000万元第一顺序职工债权和近1亿元第二顺序税款及社保债权获得了100%清偿,第三顺序普通债权10万以内部分全额清偿,超过10万元部分可以选择将债权转让给重整投资人分期按一定比例清偿或者按折算比例实施债权转为金利公司股权。重整投资人还将引入先进技术改进生产工艺,打造可持续发展和生态环保型水泥生产企业。2018年11月5日,柳州中院裁定批准执行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目前,重整资金已全部支付到管理人账户并已陆续兑付给债权人。

三、典型意义

(一)金利公司重整案既是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法院积极探索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试点,法院与政府合力构建破产审判“府院联动”机制,建立危困企业救援扶助资金,三级法院联动司法以破产路径淘汰落后产能,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的成功案例;也是以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方式化解企业债务危机,最大限度维护国家、职工和广大债权人利益,贯彻落实国家扶持民营企业发展政策导向的典型案例。

(二)金利公司重整案审理中,充分利用“智慧法院”的建设成果,利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信息平台召开全国首例“现场+网络”债权人会议。

(三)在破产程序中探索生产经营托管模式,实现了“企业破产不停产、员工不失业”,维护了当地水泥生产销售行业的稳定。

(四)在破产企业重整投资人招募失败,但托管生产效益良好的情况下,创新性提出“托管经营+债权股”的重整模式,将优先债权留后处置,将普通债权转为破产企业股权,保留破产企业的生产资源,为破产企业重生和向好发展保留机会。

(五)准确捕捉市场机遇,正确适用破产法律程序,及时修正重整计划草案,创新提出了“托管经营+重整投资人”的重整模式,实现危困企业从“倒闭”到“重生”。

案例七广西柳州市昌业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一、基本案情

广西柳州市昌业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业公司”)是一家集农业机械、汽车零部件研发、设计、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企业,具有年产值1.2亿元的生产规模,产品畅销东盟各国及全国20多个省市,曾被评为柳州市优秀民营企业、重合同守信用企业。自2016年5月起,昌业公司因大量债务无法清偿、拖欠职工工资及社保费用等原因停止了经营活动。截止2017年,昌业公司资产仅为3000多万元,负债高达1.62亿元,此外,昌业公司欠付169名职工工资多达3519196.24元、欠缴社保费828455.30元,企业已严重资不抵债。

二、审理情况

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柳州中院”)于2017年6月27日裁定受理谢盛智、张海明对昌业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并于同日指定广西汇力律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柳州中院受理该案后,指导管理人及时接管了破产企业财产和财务账册、职工名册后,认为债权债务关系比较明确、但资产严重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不具备重整价值和企业挽救可能性的前提下,明确了探索适用破产简易程序审理本案的思路,实现破产企业市场快速出清。

指导管理人迅速制定了以“快速”与“高质”为办案主导原则的《管理人工作方案》和《处理案件时间节点表》,决定缩短债权申报期限为两个月,且必须在债权申报期内同步完成全部债权审核、职工情绪疏导及职工债权核查、对外债权清收、清资核产、专项审计及资产评估的工作。管理人随即聘请审计、评估机构自接管之日起与管理人一同进场同步开展,自受理之日起一个月内完成清资核产专项审计和资产评估工作。经过科学统筹、多管齐下,管理人在两个月的债权申报期间内完成了合计117笔债权的接待和审核工作,并制作完成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所需的全部会议材料,并完成筹备债权人委员会的筹备工作。

针对职工对于企业长期欠薪停产有严重不满情绪,多次到鹿寨县相关政府部门进行信访的情况,柳州中院与鹿寨县政府启动了“府院联动机制”,指导管理人在鹿寨县工会的协助下,经充分准备先后两次组织昌业公司全体职工召开职工座谈会议,就破产案件的性质、职工行使权利的合法渠道、职工补偿安置等职工关心的问题向职工们进行了详尽地解释,并及时听取了职工们对于案件办理的意见。经过柳州中院与管理人耐心细致的工作,及时化解了破产案件隐藏的矛盾冲突,避免可能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切实维护了破产企业职工的合法权益。

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完成了包括设立债权人委员会、审议债权人委员会职权和议事规则、选举债权人委员会成员并表决通过了《财产管理方案》《管理人报酬方案》《破产财产变价方案》《破产财产分配方案》所有破产清算议程和工作方案,最大限度地优化了工作流程、缩短了工作时间,提高了办案效率。管理人按照经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的各项方案开展了快速有效的资产变现工作。管理人通过公开议价销售的方式对从柳州市顺驰机械有限公司多处收回的属于昌业公司的模具、焊具、检具及冲压机、航吊等机器设备进行变现。2017年12月25日,管理人委托拍卖公司对昌业公司所有的2号厂区的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以810.5万元作为拍卖底价进行了公开拍卖。经管理人和拍卖公司拍卖前进行的有效宣传和推荐工作,拍卖当日有7户竞拍人交纳了保证金参与竞拍,后经过当场33轮的激烈竞拍,拍卖标的最终以溢出拍卖底价54%的1250万元高价成交。昌业公司财产最终经管理人的工作完成变价价值合计36522117.09元。得益于有效的对外债权清收和资产溢价变现,本案经两次分配共向鹿寨县社保局偿付基本医疗保险等社保费用高达98%;同时,169名职工也通过两次分配获得了总计3030426.86元的职工债权的清偿,职工债权清偿率达到了86.11%。良好的债权清偿结果有效地化解了昌业公司长期拖欠巨额职工工资引发的社会矛盾。

三、典型意义

在短短六个月内就完成了债权审核、对外债权清收、审计评估、破产财产变现和分配等破产工作,实现了破产清算案件从裁定受理到审结用时半年的目标,为缩短破产案件审理周期提供了实践经验,达到了通过破产程序实现“僵尸企业”快速出清的目的。本案探索简化破产审判流程的成功经验得到了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主要领导的批示和肯定,并向全区法院推广。在案件的审理中大胆探索,简化破产审判审判流程,合理确定破产债权申报期限,明确管理人工作时间节点,量化管理人工作任务指标,对管理人工作“对标对表”,加强对管理人工作的监督和指导,成为全区法院第一起适用破产案件简易程序快速审理的破产清算案件。

案例八柳州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柳州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柳化股份”)于2001年3月6日成立,注册资本3.99亿元。公司主要从事各类化肥、化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经中国证监会许可,公司股票于2003年7月17日在上交所上市。截至2018年1月31日,柳化股份资产评估价值为1194434200元,负债总额为2851365377.94元,资产以不足以清偿债务。因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且存在暂停上市风险。为化解经营与债务危机,柳化股份在各方的支持下积极展开自救,采取了包括但不限于庭外债务重组等方式,尝试化解危机,但终究未能成功。柳化股份主要产品仍具备较强市场竞争力,具有较大市场占有率,通过重整机制降低企业金融成本,免除部分债务负担,能够获得较好的利润,具备重整成功的可行性。

二、审理情况

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柳州中院”)经审查并由审判委员会讨论后于2018年1月31日裁定受理氯碱公司对柳化股份的重整申请,并于同日指定柳化股份清算组担任柳化股份管理人(以下简称“管理人”)。2018年4月10日,柳州中院通过最高人民法院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成功召开柳化股份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完成既定会议议程。这是广西地区首次通过全网络会议方式召开债权人会议的案件。2018年11月23日,柳化股份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及出资人组会议分别召开,债权人会议分组表决通过了《柳州化工股份重整计划(草案)》,出资人组会议表决通过了《柳州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草案)之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2018年11月26日,柳州中院裁定批准柳化股份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标志着柳州市第一起、广西第一起国有上市公司重整案件重整成功。

三、典型意义

(一)高度重视债务人运营价值的维护。本案的审理重视债务人运营价值维护,经过多次的调研,在企业、管理人及当地政府意见的基础上确定了“保留盈利业务、剥离低效业务、装入优质业务”的重整思路,在保有债务人现有运营价值的基础上,高度重视债务人未来经营发展。

(二)将破产重整与政府招商引资工作相结合,创新府院联动机制。为给柳化股份引入有实力的重整投资人,柳州中院高度重视重整投资人引入工作,充分运用府院联动机制,利用政府部门招商引资的资源与优势,将重整投资人招募与政府招商引资工作相结合,双方共享信息,共同推介,既顺利引入重整投资人,又实现了政府招商引资的目标,将府院联动机制的作用最大化。

(三)通过司法重整试水国有企业混改。柳化股份一方面通过重整制度对债务人的保护措施实现破产保护和债务豁免,更重要的是通过市场化的方式,积极吸引有实力、有产业、有资本市场融资需求的民营企业参与柳化股份重整,实现对柳化股份的混改,为柳州乃至整个广西地区国有企业混改试水,创新国有企业脱困与混改的新路径。

案例九宁明丰浩糖业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一、基本案情

广西宁明丰浩糖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浩科技公司)于2012年3月23日登记成立,公司住所地广西宁明县,经营范围包括桔水、农副产品、制糖机械、纸、蔗渣、机电设备等。2015年以来,宁明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宁明法院)共受理该公司的执行案件20起,在执行过程中,该院查明该公司的债务为9.84亿元,欠职工工资及劳保费用0.2亿元。经委托评估,该公司的工厂、蔗区经营权价值为4.59亿元,其中厂房、土地、机器设备为3.56亿元,蔗区经营权价值为1.03亿元,负债率达166%。但该公司是宁明县两个榨糖企业之一,不仅涉及当地支柱产业的发展,还涉及蔗区内广大蔗农的民生问题,在当地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该公司陷入生产经营困境后,当地政府想方设法主导该公司进行重组,由于该公司负债过多,重组失败。

二、审理情况

宁明县法院于2016年10月9日受理广西南宝特电气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宝特公司)对丰浩科技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该起案件是崇左市法院审理的第一起执转破案件。该案债权共有3568人(其中蔗农2731户,司机670人),债务总额高达10亿余元(包含企业已到期及未到期、已起诉及未起诉、已执行及未执行的债务),主要是贷款、建筑工程款、蔗农蔗款、工人工资、供应商货款等,涉及面广、影响巨大。同时,该公司的资产体量较大,结构复杂,资产变现后还涉及建筑性质、土地权属变更等情形,需要开展大量协调工作,且债权人人数众多,给资产分配的协调工作带来较大困难。宁明法院在市委、市政府、上级法院及县政府的关心指导下,积极与税务部门、国土资源局等部门以及管理人相互协调沟通,应对从债权申报到资产变卖、资产交接、过户等过程中出现的新情况,最终顺利召开了两次债权人会议,分别表决通过了《破产财产管理方案》、《破产财产变价方案》、《破产财产分配方案(框架)》、《破产财产分配方案》,确认可分配资产为2.64亿元,3568名债权人得到受偿,仅有2名债权人对分配方案提出异议。2018年12月29日,宁明县法院裁定终结丰浩科技公司破产程序。

三、典型意义

宁明县法院通过经过清算案件,有效地解决了3401户蔗农和司机共17000余人的民生问题,防止了群体性事件发生,有效地维护了当地社会稳定,同时,促进企业重生,保持了当地糖业的发展稳定,全面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达到农民增收、企业增效、财政增长和人民群众、当地党委、政府满意的法律效果及社会效果。宁明法院突破性“将蔗农及运输工人的债权视为劳动债权,与债务人所欠的职工工资按同一顺序受偿”的经验和做法在崇左法院推广。凭祥市法院、江州区法院、大新县法院先后审理了凭祥市才源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崇左市永凯左江制糖有限责任公司、广西大新县世纪飞龙制糖有限责任公司重整(清算)案件,分别有效顺利解决了5289户26000余人86297948.17元、8819户44000余人1.85亿元、8461户40000余人1.85亿元甘蔗款,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广西蔗农的根本利益,维护社会安定,从而促进了崇左市“糖业第二次创业”,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保障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

案例十广西武宣金泰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广西武宣金泰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泰丰公司”)成立于2009年7月22日,主要经营范围为生态农业种植、养殖及产品科研开发、销售,其肉牛生产养殖技术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并先后获得国家级、自治区级、市级多项荣誉,是全国多所大专院校和科研机构的科研基地、实习基地和培训基地。广西武宣金泰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重整案是来宾首例“执转破”案件,早在法院受理破产审查之前,已有16件执行案件进入法院,涉及执行标的高达1.46亿人民币。由于公司主营业务是肉牛养殖,其最重要的资产属生物性资产,在执行阶段,不易查封、不易变现,而其名下的土地多是工业用地,即便拍卖、变卖价值也不足以清偿抵押债权人的债权本息,地上建筑物、构筑物大多为牛棚、牛舍,变现难度大且价值不高,因此案件执行难度非常大。2018年8月13日,武宣县人民法院裁定对金泰丰公司进行重整。

二、审理情况

金泰丰重整案件受理前和审理过程中,来宾中院便指导武宣法院多次主动到当地党委、政府汇报沟通有关情况,听取党委、政府的意见,获取党委、政府的支持,争取党委、政府提供相应的相应政策、组织人事和经费保障,为保证企业通过司法程序有序推进重整提供了切实可靠的政治保障。因企业陷入困境,肉牛由于长期缺乏营养,很多清瘦甚至濒临死亡,而肉牛又是金泰丰公司的最重要资产,如果死亡,债权人的利益将直接受到严重影响。为保现有资产价值不发生减损,来宾中院指导武宣县人民法院批准同意管理人对外借款,并将借款作为共益债务处理,以消除出借方的疑虑。最后,通过对外筹集资金的方式,购买原料喂养肉牛,使瘦牛慢慢肥起来并健康过冬,经过法院和管理人的努力,200多头肉牛得以生存,使公司的资产得以保值、增值。进入重整程序后,来宾中院活用“债转股”模式,通过重整投资人和债转股债权人共同参与公司重整经营,盘活了企业。

三、典型意义

作为广西首列涉农企业破产重整案件和来宾首列“执转破”案件,金泰丰公司重整成功,涉农企业获得重生,是法院在审判执行工作中落实国家保护“三农”政策的良好例证,不仅解决了16个执行案件的执行难问题,最大限度实现了债权人的利益,还稳定了200多名职工的就业,促进地方经济社会稳定发展,实现多方共赢。

案例十一;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河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有色金属矿采、选、冶炼的国有股份制企业,公司注册资金为1.08亿元,公司主营锌矿采选,军工产品,铅、锌、铜(含伴生矿)有色金属和稀贵金属,电解锌锭,精铟,氧化锌,电炉锌粉的销售及进出口业务。因2012年龙江河镉污染事件,金河公司所属冶化厂被认定为污染源之一,冶炼生产线关闭停产,连年亏损。截至申请重整时,负债总额14.6亿元,净资产为负6.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209%,已严重资不抵债。同时,其控股股东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导致其不仅无法再从大股东获得输血,而且金融机构也以大股东进入重整程序为由拒绝向金河公司提供融资,导致金河公司资金严重匮乏,经营陷入困境,不能清偿到期债务。金河公司虽债务重重,但河池属矿产资源丰富地区,金河公司名下拥有三个可开采的矿山且储量可观,还掌握选矿、冶炼技术并形成采、选、炼、销售一体的完整产业链,具备盈利能力和发展前景,公司自身管理体系比较科学,河池市国资委也大力推动金河公司重整,金河公司具备较大的重整可能性。

二、审理情况

金河公司以其资金严重不足,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但其享有的三个矿山资源储量依然可观,且有盈利潜力和发展前景为由,向河池中院申请重整。2016年4月28日,河池中院审查认为,金河公司资不抵债但具有重整的可能性,裁定受理金河公司的重整申请。为促使金河公司顺利重整,由河池市国资委牵头成立了由国资委、相关政府职能部门、专业律师及专业会计师组成的金河公司清算组,河池中院在裁定受理金河公司重整申请的同时,指定金河公司清算组作为金河公司管理人。金河公司负债体量大,负债总额14.6亿元,净资产为负6.7亿元,且金河公司属于有色金属采、选,炼一体的企业,属于资金密集型企业,又因河池市地处山区,如果限定为单一主体资格的条件,可能无法找到合适的投资人。据此,河池中院在指导管理人招募重整投资人时,允许联合体参与重整投资,最终经过遴选,剩下两家投资人都是联合体投资人。在最终遴选剩下的两家联合体投资人时遇到了一个难题,两家投资人的投资方案基本一致,导致管理人和法院在两家投资人之间难以抉择,招募投资人的公告又规定不允许投资人再优化投资方案。在遇到这个难题后,河池中院认为两家投资人投资方案基本一致,为了更好地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决定改变原来的规则,允许两家投资人优化投资方案后再进行竞争,经过四轮优化及五轮公开竞价,最终使其中一家投资人作出了重大的优化调整,提升了清偿率,优化了清偿方式,使得金河公司得以顺利重生。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获得财产担保债权组、职工债权组、税款债权组、出资人组的全票通过,使超过30万元以上部分的普通债权可以选择一次性按36%清偿(最初方案的清偿率仅为16.8%),或选择保本停息分5年期按100%清偿。2017年1月4日,河池中院裁定批准金河公司重整计划,投资人按期付清了重整款,各项债权按重整计划获得清偿,金河公司的股份让渡手续也已完成,恢复了正常经营,重整取得了圆满成功。

三、典型意义

本案为了引进优质的重整投资人,解决重整投资人对原股东的顾虑,也为了重整程序顺利推进,河池中院与管理人给金河公司原股东作解释工作,在清算组努力的磋商下,金河公司原股东自愿放弃出资权益,将其股权无偿让渡给重整投资人,打消了重整投资人的顾虑,使得重整投资人的招募工作顺利开展。河池中院在审理过程中始终坚持在市委坚强领导和市政府大力支持下开展重整审理工作。市委书记、市长多次听取法院的专项情况汇报并作批示,市政府先后成立了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担任组长的金河公司破产重整工作领导小组,和由市国资委主任担任组长及其他相关职能部门组成的金河公司破产重整清算组,积极为破产审理工作提供人、财、物、政策等各方面的支持,这是金河公司最终重整成功的基础保障。本案中,广西有色集团将其持有的金河公司63%股权出质给债权人并办理了出质登记,在广西有色集团破产重整案中该股权转回广西有色集团所有,但出质登记未注销。河池中院认为,金河公司经核查债权债务,金河公司已经资不抵债,股权权益已经归于零,金河公司全部股份所负质押、查封、冻结及其他权利受限制情形解除,河池中院裁定强制注销金河公司股权的出质登记,使得金河公司重整计划得以执行。批准重整计划的当年,金河公司实现矿山产出金属矿2.98万吨,实现销售收入4.5亿元,同比上一年度增长60%,全年生产经营实现毛利5000多万,全年实现上交税费8000多万元,业务也正在往良好的方向发展。

案件十二:灵川县金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灵川县金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海公司”)于2010年11月24日设立,经灵川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注册号为91450323564040817X,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经营。灵川县“金海国际”项目是金海公司名下唯一项目。该项目于2011年启动,由于资金链断裂等原因,2015年开始停工,2017年3月2日,灵川县人民法院裁定受理金海公司破产重整申请,同时指定广西嘉合律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

二、审理情况

“金海国际”项目净资产仅1.022亿元,却已负债4个多亿元(含担保优先债权6016.93万元、职工债权48万元、购房户交房债权120.13万元、普通债权18006.27万元以及实物交房债权18683.96平方米),还有2个多亿元的债务纠纷正在审理过程中,资产负债率约500%。如以评估价处置现有财产,无法全额清偿工程债权和担保债权,普通购房户、职工债权的清偿率几乎为零,资产已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考虑到“金海国际”项目位于灵川县城核心地段,临近甘棠江、甘棠公园,商业价值巨大、居住环境优美、周边配套设施齐全,且项目规划地上31层、地下一层,总建筑面积93083.41平方米,仍有超过66000平方米商业和住宅未建,故该项目仍有较大的产出空间、重整可能性较大。因期间经历更换投资人的情形,为了提高重整计划草案的通过率,该案先后组织召开了1次听证会、7次债权人会议。本案在债权分类中设立“工程款债权组”、“实物交房组”和“小额债权组”,设立工程款债权组,优于担保优先权清偿;设立小额债权组,区别于普通债权组,赋予其重整方案表决权及优先受偿权;设立实物交房组,如选择交付房屋,则优于其他债权清偿。2018年9月25日,灵川法院强制批准了“清算式重整”计划,“金海国际”项目完成过户、全面复工,根据重整计划,担保债权、职工债权、购房户小额债权将得到全额清偿,重整计划通过后一年内向拆迁户、购房户交付房屋18000平方米,普通债权清偿率将大幅提升,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双赢。

三、典型意义

(一)对房地产破产企业采取“清算式重整”方式。该案重整的对象不是房地产企业,而是该房地产项目,这是审理房地产企业破产案件的一种突破及创新方式。“清算式重整”的落脚点在于投资人获得核心实物资产及无形资产,其购买资产的目的不在于资产本身,而在于其营业事务,这种方式既能提高债务清偿率,还能保留企业优质资源,保持原企业的法人资格存续,最大程度减少重整人负担,使投资人可以无负担地进行生产经营,达到破产企业破茧重生的效果。

(二)赋予消费性购房者选择权优先保护购房者利益。将不超过一套房、住宅性购房、不属于以房抵债或担保的消费性购房者的债权确定为最优先保护的群体,并赋予其选择权,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退款或继续交房,如选择继续交房,则为最为优先序列。本案中,有21户购房人支付了2.5万至19万元不等购房款,但是无购房合同,严格来说,这部分债权人应认定为普通债权。考虑到该部分债权人大多数具有购房意愿,法院同意管理人提出的就该部分购房人不做封闭定性的建议,在重整计划中规定,投资人先向管理人预付与该部分债权人原先所付首付款等额资金,然后由投资人与该部分债权人就购房合同进行协商,如果能达成购房协议,则管理人将投资人预交的属于该户的首付款退还给投资人,反之在规定时间内不能达成购房协议的,管理人将投资人预付的该户的首付款退还给该购房户。这样既促进了房屋销售,又保证了购房户利益,坚持了“生存权益”第一保障原则。

(三)创设性变更重整计划。本案中,投资人未能按照重整计划如期支付第一笔受让款4800万元,考虑到该项目一旦宣告破产将造成大量购房人和普通债权的巨大损失,影响社会稳定,灵川法院启动了《重整计划变更程序》,2018年9月25日,经第七次债权人会议表决,变更了投资人,而不是将原重整程序转入清算程序,极大节约了司法资源、提高了破产审判效率。

(四)府院联动机制作用得到充分彰显。本案中,金融机构有担保债权本息超过6000万元,如金海公司破产,受破产费用、购房人债权等冲击,金融机构该笔债权的受偿将受到极大影响。在灵川县政府的出面协调下,做通金融机构工作,同意作出适当让步,在重整程序中只主张4200万元范围内的优先权,该数额不但高于在破产清算情况下的清偿率,也为清偿重整案件中的普通债权腾出了足够资金,为重整计划的表决通过及执行起到决定性作用。

案例十三:广西平果氟化盐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一、基本案情

广西平果氟化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氟化盐公司)是于2003年由建于1994年的原平果县氟化盐厂改制而设立的非公有制企业。公司原有员工400多人,其依托上海达州有色建设有限公司等投资方的资金、人才、技术实力,企业固定资产近亿元,年工业产值达3亿元,是西南最大的氟系列化工产品生产基地。2010年6月因拖欠债务,被上海第二中院、百色中院查封财产而停产。氟化盐公司资产情况主要为房屋、土地、设备、入股其他公司的股权以及少量存货,经评估其资产总价值22,454,100元,债务总额为180,229,728.90元,负责率高,不具有重整的可行性。

二、审理情况

2013年6月3日,广西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小企业)以氟化盐公司明显丧失清偿到期债务的能力为由向平果县法院申请氟化盐公司破产清算案。法院经审查后于2013年9月25日裁定受理,后经百色中院以摇珠方式确定,于2013年12月16日指定广西新时代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担任广西平果氟化盐有限公司的管理人。后分别于2014年4月10日、2016年12月5日、2017年4月12日、2017年12月6日、2018年4月23日五次召开债权人会议。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审议确认37名债权人申报的债务总额为180,229,728.90元,并审议通过了管理人制定的《平果县氟化盐有限公司破产管理工作方案》、《管理人报酬方案》、《财产处置方案》。

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审议通过管理人制定的《财产处置方案》后,管理人委托广西桂科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氟化盐公司的资产进行两次评估,其出具的“桂科评报字[2015]第441号”评估报告评估的财产总价值22,454,100元。后管理人委托广西亿锤拍卖有限公司对氟化盐公司的资产进行整体拍卖,经过三次拍卖均未能成交。最后一次流拍的价格14,371,000元。因三次拍卖未能成交,管理人第一次制定的《破产财产变价方案》由债权人以物抵债的方式进行变价,但经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未能通过。后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管理人重新制定《破产财产变价方案》,拟定由广西和泰科技有限公司以最后一次流拍价格1,437,100元整体购买氟化盐公司资产,并经第三次债权人审议通过。另外,云桂铁路平果段征收12亩土地及所附建筑物补偿款2,025,159.36元、变价收入的银行利息(扣除手续费)37,529.53元。故氟化盐公司资产最终变价总额为16,433,688.89元。

资产变价完毕后,管理人制定的《财产分配方案》,分别经第四次、第五次债权人会议表决均未通过。根据《企业破产法》第65条规定,财产分配方案经债权人会议两次表决仍未通过的,由人民法院裁定。法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后,于2018年12月14日作出(2013)平民破字第1-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认可管理人制定的《破产财产分配方案》。管理人依此进行财产分配完毕后向法院提交终结破产程序申请,法院于2019年1月22日作出(2013)平民破字第1-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终结氟化盐公司破产清算程序。管理人依此对氟化盐公司工商登记、银行账户、管理人公章、银行账户等相关事宜进行注销登记。

三、本案亮点

氟化盐公司在破产清算前是平果县的龙头企业,该公司为当地经济创造了很大的社会价值,根据氟化盐公司原所经营的产品属于化学物质,是属于特许经营,该许可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在价值,在经三次拍卖均无法变现的情况下,法院与县主管部门经贸局进行协调沟通,充分了解相关政策,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由政府引进的相关氟化盐生产企业对氟化盐公司的整体资产进行收购,实现了资产最大化变现。达到有利于法院案件审理和有利于县域经济发展双赢效果。在职工安置上,氟化盐公司有价值的财产(土地、房产、大型设备)均已用于担保,根据破产法规定,有担保的财产变价价款应依法优先用于清偿其担保的债务。但为了解决职工债权问题,保障职工的合法权益,避免因职工债权得不到清偿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法院通过联动机制,沟通工作前移,在立案审查阶段,在氟化盐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前,担保债权人与政府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并制作了《会议纪要》,确认担保债权人同意从其担保物变价的价款中优先支付职工债权,职工安置问题得以妥善解决,确保了本案破产清算程序的顺利推进。


简介

徐元永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硕士,前某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教师、企业法务主管,专注于公司法、破产法、合同法、劳动法、行政诉讼法等。电话:15138913039,微信:94677946。


业务领域:

企业重组与重整、破产清算、破产企业收购与重整投资、企业法律风险防范、民商事诉讼等


理论研究:

1.《论破产债权的申报期限》,载2019年《第四届西部破产法论坛论文集》

2.《论债务人及其出资人在重整中的权利保护》,载2019年《第三届中原破产法高峰论坛论文集》

3.《论破产程序中债务人的权利保护——以民营企业为例》,载2019年《第十届中国破产法论坛论文集》

4.《论重整计划草案的提交期限》,载2018年《第九届中国破产法论坛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研讨会论文集》

5.《破产程序中的税务问题》,载2018年《第八届中国破产法论坛·破产法市场化实施的配套法律制度专题研讨会论文集》

6.《金融债权在破产程序中的角色定位及暂停行使》,载2017年《第二届西部破产法论坛论文集》,另载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8年11月出版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的中国破产法》一书

7.《论破产债权的审查原则》,载2017年《第八届中国破产法论坛论文集》

8.《僵尸企业处置的若干思考》,载2016年《第七届中国破产法论坛论文集》

9.《我国自然人破产立法的若干思考》,载2016年《第七届中国破产法论坛论文集》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网站旨在分享破产与重组行业相关资讯及业内专家、学者、律师的精彩论文和观点,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需要转载网站原创文章,请提前联系本网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权,并注明转自"中国清算网"。网站转载的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在核实相关情况后将立即删除。通讯邮箱:343345761@qq.com,电话:15628863727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null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电话: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