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学术研究

破产抵销权原理与应用探究

作者:王康 时间:2020-09-17 阅读次数:581 次 来自:破产情报局公众号

前言

破产抵销权是指在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债权人在破产申请受理前对破产企业负有债务的,可以向管理人提出抵销请求,管理人经审查符合要求之后,相关债权债务可以完成抵销。相关规定主要见于《企业破产法》第40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此后简称《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41条-第46条中。

由于依据破产抵销权抵销的债权债务均是按照原额度进行计算,在债权人中多涉及公平性争议问题,因此在认定债权人提出的抵销请求是否属于可抵销范围时,管理人的审查过程应当具有充分的周密性与逻辑性,本文在研究相关案例及文章之后,试图通过原理+应用的分析模式,以期探究审查该问题的逻辑路线。

一、原理探究

破产抵销权的成立需要同时满足实体要件与程序要件,在两要件均符合要求的情况下方可构成破产抵销权。实体要件的范围主要包括:双方是否互负债务、互负债权债务是否发生在企业破产申请受理之前等实体性问题,程序要件的范围主要包括:债权人是否按照要求进行债权申报、债权人提出请求的对象主体是否为管理人等程序性问题。

破产抵销权参考民法抵销权为与破产企业互负债务的债权人提供了一种清偿方式,突破了按清偿方案清偿的基本操作模式。如无此规定,此类债权人享有的企业债权应当依据债权清偿方案中的清偿比例计算受偿,但是应负的企业债务却需要全额进行偿还。在破产抵销的框架下,与破产企业互负债务的债权人可以向管理人提出抵销请求,在满足法律规定的其他条件下,经审查通过后,互负的债权债务得以全额抵销。

二、应用问题

(一)与民法意义上抵销权的区别

民法意义上的抵销权见于《合同法》第99条、100条,分为法定抵销与意定抵销两个类型。法定抵销标准下,只有在满足“当事人互负债务、标的物种类与品质相同、债务已经到期”三个基本要件的前提下,当事人通知对方才会产生即告生效的法律效果,且此抵销权属于形成权,并不以对方是否同意作为生效要件。意定抵销则遵循当事人的意志自由,无需此类前提条件,只要双方基于自己的意思表示达成合意即可完成抵销。

破产抵销权实质源于民法中的抵销,其吸收了法定抵销与意定抵销中的相关要件,但也具有其独特性。破产抵销不能与民法意义的法定抵销等同而论,如其不需要满足“标的物种类与品质相同”、“债务已经到期”等前提限制条件即可提出抵销申请,但笔者认为,破产抵销权的行使主体、对象主体、成立要件等均由《企业破产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应当属于破产法意义上的法定抵销范畴。破产抵销权虽然扩张了民法意义上法定抵销的适用条件,但是基于保障全体债权人公平受偿的角度,也对破产抵销权的适用进行了必要限制。此外,在抵销请求的发起主体上,二者也有不同,在民法抵销权中,互负债务的双方在满足前提条件时均可以向对方提起,但是在破产抵销权中,破产企业债权人需要向管理人发起抵销申请,一般情况下管理人不得主动发起抵销。

(二)破产抵销权异议期超期后衍生问题分析

《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42条规定:“管理人对抵销主张有异议的,应当在约定的异议期限内或者自收到主张债务抵销的通知之日起三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实务中,如管理人未在异议期限内提起诉讼,也未向债权人告知,债权人提出的抵销请求是否当然成立,目前尚存争议。

笔者认为,此条规定是针对管理人履职的程序规定,即管理人在收到抵销申请之后应当在规定的期限内做出回应,但应当明确此程序规定的存在是以实体权利存在为前提的。如破产抵销权自始即不存在,那么此程序规定即无存在前提,在无事实的基础上,权利的救济自然也就不存在,因此不应当以管理人的“超期”为由认定其抵销申请生效,即不能以程序的瑕疵反向认定实体的成立与否。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6)闽02民终907号中针对此问题曾做出回应:“最高人民法院上述司法解释是对债权人破产抵销权的行使和救济的规定,其适用应以债权人存在破产抵销权为前提。权利不存在,即不存在权利的行使和救济。”如该债权人提起的抵销请求符合破产抵销权的实体+程序审查标准,笔者认为应当予以认定,但其认定原因应当为该实体权利的自始存在,而不是因为管理人在程序方面的“超期”。但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引》中针对该问题虽采取了由管理人负责的观点,其在第六十一条中规定:“管理人无正当理由未行使异议权导致抵销生效,造成债务人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因此,管理人在接收到相关材料时应当明确这些敏感时间点的存在,如可以采用工作台账的方式等明确到期的时间点,在到期时间点之前处理好相关事务,尽到自己的履职义务,从根本上杜绝出现此类衍生问题的可能性。

(三)破产抵销权的公平性分析

如破产抵销成立,与企业互负债务的债权人与债务人所相抵的额度均是按照全额来计算,而其他普通债权人则需要按照债权清偿方案中的清偿比例差额得到受偿,因此,其他债权人可能会对其公平性产生质疑。在应对此类质疑时,管理人依据《企业破产法》40条的规定及相关司法解释当然可以予以回应,但笔者认为,对于背后法理的解析与梳理更易缓和隐藏矛盾、处理此类问题。

破产财产分配是基于公平原则出发的,但破产财产分配涉及多方主体,因此“公平”的分配方式应当是基于平衡各方利益之后选择的分配方式,此处的“公平”应当是属于“相对公平”的状态。破产抵销权从一方面来看突破了债权清偿方案,造成了抵销债权人与其他债权人的不平等现象,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破产抵销权保障了当事人之间的平等。《企业破产法》40条释义中提到:“如果不允许债权人行使抵销权,那就会产生这样的结果:破产管理人有权要求债权人全额履行债务,而债权人只能接受破产财产的比例清偿。这样的结果对于债权人来说是不公平的。”因此,破产抵销权是在衡平当事人利益与整体债权人利益之后创设的一种方式,以此保证在债权清偿过程中的“相对公平”。

管理人在回应此问题时,可以从此方面出发进行解释,也可以参照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丁沛与江苏国恒药物化工有限公司返还原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9)苏12民终483号)中在第三项理由中作出的分析:“我国破产法所规定的抵销权兼顾公平、促进交易。关于如果允许丁沛行使抵销权是否会严重损害其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违反公平原则的问题。公平原则是破产财产分配的基本准则,虽然从一方面看,破产抵销权是对公平原则的突破,即债权人的债权在抵销范围内得到了优先受偿,造成了不公平的利益分配格局。但是,如果否定其抵销权则会使得债权人对于债务人的债务须全额清偿,而债权人的债权则只能按照破产程序确定的比例进行清偿,这对于债权人而言是不公平的,双方的利益是不平等的。破产抵销权制度凸显了双方当事人之间平等与全体债权人之间平等的冲突,我国破产法在权衡各方利益后,既然选择了破产抵销权制度,在符合其适用条件时就应当依法适用,而不应当以损害其他债权人利益的理由加以否定。况且,全体债权人也是由不同的个体债权人组成,只有保障当事人之间的平等地位,才能保障全体债权人的公平。”此分析能够相对清晰的反应破产抵销权如何符合破产程序中“公平性原则”的论证过程,管理人可以借鉴此分析,并且以此为蓝本解答与回应其他债权人的质疑与困惑。

三、破产抵销权的限制

破产抵销权的具体限制主要体现在《企业破产法》第41条及《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44条中,笔者认为,管理人在把握立法中列举的限制情形时,应当对其共通之处进行把握,然后再对具体情形进行逐一排查。这些限制情形的共通之处基本可总结成两个情况:1.债权人主观上有恶意。2.债权人客观上所取得的债权及所负债务是基于其已知债务人存在破产原因已经进入破产程序。另外,根据上述规定,破产抵销权的具体限制情形主要分为以下五种:

1. 债务人的债务人在破产申请受理后取得他人对债务人的债权的。此情形主要考虑的是维护其他破产债权人的利益,如债务人在破产申请受理之后获得债权,其可以通过破产抵销权全额完成抵销,在债权转让过程中极易发生损害其他债权人利益的行为。

 2. 债权人已知债务人有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或者破产申请的事实,对债务人负担债务的。如无此限制情形,债权人可以通过对债务人负债的行为,用其原本应当折价受偿的破产债权与其负债与债务人全额进行抵销,此操作模式极易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利益。

3. 债务人的债务人已知债务人有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或者破产申请的事实,对债务人取得债权的;但是,债务人的债务人因为法律规定或者有破产申请一年前所发生的原因而取得债权的除外。如无规制情形,其操作模式与第一种情形基本一致,二者区别在于本条款将禁止的时间提前,但目的均是为了保护其他债权人的利益。

4. 债务人股东因欠缴债务人的出资或者抽逃出资对债务人所负的债务,债务人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或者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对债务人所负的债务。

5. 破产申请受理前六个月内,债务人具有破产原因时,与个别债权人以抵销方式对个别债权人清偿,其抵销的债权债务属于《企业破产法》第40条第(二)、(三)项规定的情形。

四、管理人审查逻辑

管理人在具体审查过程中,应当明确审查逻辑。笔者认为,管理人在接收到债务人的抵销申请之后,应当首先界定该行为是否涉及《企业破产法》第十六条规定的个别清偿行为,如不属于且能明确其属于抵销权范围内,应当继而分析此抵销的性质是民法抵销还是破产抵销,不能仅依靠在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提出抵销请求就假定其为破产抵销,在明确属于破产抵销后,可以结合债务是否真实有效存在、债权债务发生时间是否是在破产申请受理之前、是否存在限制情形等相关方面综合进行审查。审查逻辑路线基本可以简述为:是否属于个别清偿行为→是否属于破产抵销→相关债务是否真实有效存在→债权债务发生时间是否是在破产申请受理之前→是否存在限制情形。

如果能够符合该逻辑路线上的每项要求,则该破产抵销权能够成立,生效时间则为管理人收到通知时。如不符合该逻辑路线,管理人可以在异议期间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究竟是以管理人的名义还是以债务人的名义作为诉讼发起主体目前尚存在争议,实务处理中也多有不同,笔者在案例检索过程中,发现以二者作为诉讼发起主体均有体现。如邹平齐星开发区热电有限公司与淄博国信机电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抵销权纠纷一案((2018)鲁1626民初2661号)中,诉讼发起主体即以债务人的名义;在潍坊雷诺特动力设备有限公司管理人与嘉兴新嘉爱斯热电有限公司破产抵销权纠纷案((2018)鲁0702民初2895号)中,诉讼发起主体则是以管理人的名义。此外,笔者对各地的破产案件操作指引也进行了检索,各地操作指引针对该问题采取的立法体例与《破产法司法解释二》基本一致,并没有明确规定应当以谁的名义作为诉讼发起主体,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企业破产案件审理规范指引(试行)》为例,其在第84条针对此问题的规定与《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42条是完全一致的。因此,在当下的法律框架下,管理人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灵活选择以债务人的名义还是以自己的名义作为诉讼发起主体发起诉讼。

五、案例索引(简化版)

案例一:

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丁沛与江苏国恒药物化工有限公司返还原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9)苏12民终483号):1.丁沛行使破产抵销权符合企业破产法规定的条件。2.丁沛系基于国恒公司的授权委托取得租金。3.我国破产法所规定的抵销权兼顾公平、促进交易。

案例二: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瑞安融信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与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瑞安支行与破产有关的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5)浙温商终字第2441号):债权人行使破产抵销权必须具备实体条件与程序条件。本案中信银行瑞安支行扣划破产申请受理前所产生的南翔公司尚未支付的借款利息,虽然从实体上符合破产抵销权的条件,但是中信银行瑞安支行未依法向南翔公司管理人申报该债权,也未经南翔公司管理人审核,人民法院裁定确认,故其主张破产抵销权不符合破产抵销权的程序条件。

案例三: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厦门馨天达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与厦门进雄企业有限公司破产抵销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6)闽02民终907号):鑫天达公司主张依《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四十二条的规定,由于其在提出抵销后管理人未在该条规定的期限内提出异议,故其抵销已经成立,但是,最高人民法院上述司法解释是对债权人破产抵销权的行使和救济的规定,其适用应以债权人存在破产抵销权为前提。权利不存在,即不存在权利的行使和救济。本案中,鑫天达公司主张抵销的租金债务在进雄公司破产申请受理时尚未发生,已如前述,在其不享有破产抵销权的情况下,其要求依据该规定行使抵销权并获得救济,没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基础。

六、结语

破产抵销权虽源于民法抵销,但因其带有破产法的特殊属性,应当遵循企业破产法的制度规定,在破产法的框架下有序运作。管理人在认定债权人的抵销请求是否符合审查要求时,首先应当注意区分其与民法意义上抵销权的区别,然后依托破产法的视角,按照审查逻辑逐一进行审查。破产抵销亦是实务操作过程中极易发生的事件,只有严格根据标准对其进行审查,方可不断适应企业破产实践的需要,实现立法者在创设该制度时所追求的公平价值。

参考文献

[1]王欣新.破产法原理与案例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黄金华.破产全流程实务操作指引[M].济南:中国法制出版社,2020.4

[3]强文清.论我国破产抵销权的行使[D].吉林:吉林大学法学院.2017.5

[4]张家铭.破产抵销权问题研究[J].法制与社会.2019.3

[5]陈欢.论破产程序中的抵销权[N/OL].大成·实践指南.2018-10-03[2020-06-09].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网站旨在分享破产与重组行业相关资讯及业内专家、学者、律师的精彩论文和观点,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需要转载网站原创文章,请提前联系本网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权,并注明转自"中国清算网"。网站转载的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在核实相关情况后将立即删除。通讯邮箱:343345761@qq.com,电话:15628863727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null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电话: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