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实战案例

2020年浙江法院破产审判十大典型案例

作者: 时间:2021-03-18 阅读次数:868 次 来自: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目录   

案例1:祐康系十家企业合并破产重整案 

案例2:河田集团有限公司预重整转重整案 

案例3:嘉善三浦灵狐房产开发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案例4:湖州红剑聚合物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案例5:浙江中轻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绍兴汇金酒店有限公司合并破产清算案 

案例6:浙江八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八达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合并破产清算转重整案 

案例7:浙江家园门业有限公司等三公司合并破产清算案 

案例8:温岭市阳光汽车出租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案例9:浙江正和造船有限公司等四公司合并破产重整转清算案 

案例10:蔡某宝个人债务重整案

No.1

祐康系十家企业合并破产重整案 

【关键词】“整体合并+部分重整”模式;互联网+;府院联动 

【受理法院】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沈柏生、朱若君、陈维专) 

【管理人】浙江浙经律师事务所、北京高朋律师事务所、北京高朋(杭州)律师事务所、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浙江万邦分所 

【基本案情】 

以祐康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为中心的祐康系企业主要生产冷冻制品、速冻制品、饮料制造等,是国内著名的食品生产商。后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因盲目扩张、市场形势等多种因素叠加导致企业资金紧张。2015年起,因受房地产业务、山东版块投资业务拖累及实际控制人因病去世的影响,祐康集团陷入资金链困局,企业危机爆发。

 2017年,祐康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等祐康系五家企业分别向江干法院提出破产申请,江干法院经审查后分别裁定受理。同年,经债权人申请,杭州中院裁定受理祐康食品(杭州)有限公司的破产申请,并指定由江干法院审理。 

【审理情况】 

祐康系企业关联程度高,管理人接管后,对祐康系企业开展了全面的梳理,除已受理破产的六家企业外,对于祐康系企业四家主要平台公司也申请纳入合并破产范围。经江干法院审查,于2018年9月11日裁定祐康系十家企业合并破产清算。 

祐康系十家企业共接受债权申报977笔,裁定确认债权35.1亿元。2019年1月19日,江干法院召开了祐康系十家企业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会议表决通过了包括《祐康系十家企业招募重整投资人遴选方案》在内的多个方案。2019年12月2日,经前期预重整、公开招募、现场竞价,杭州九天汇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确定为重整投资人。2020年5月11日、9月18日,经第三次债权人会议二次投票,通过了重整计划。 

重整计划的核心内容是采用“整体合并+部分重整”模式。祐康系企业涉及到食品、房地产、养殖、电商等多个领域,资产分散,在合并破产的情况下,整体重整难度较大。基于市场情况的分析,采用 “整体合并+部分重整”模式,将合并破产的祐康系十家企业一分为二,派生分立为两个公司,即持有重整资产和部分负债(该负债额与重整投资人提供的重整资金等额)的祐康食品公司,以及持有债务人重整资产以外的其他清算资产和其他所有负债的清算公司(即除祐康食品公司以外的其他祐康系九家企业,简称清算公司)。祐康食品公司由清算程序转换为重整程序,重整投资人通过受让祐康食品公司股权的方式持有重整资产。重整投资人支付重整资金后,祐康食品公司的财务报表上有且仅有重整资产,没有其他任何资产和负债(重整计划另作规定的除外)。祐康系十家企业的其余资产和负债由清算公司持有和承担。重整投资人通过受让祐康食品公司股权的方式取得重整资产的控制权。祐康食品公司继承原祐康食品公司的主体资格、资质和经营范围等权利义务。 

2020年10月19日,江干法院裁定批准祐康食品版块的重整计划。2020年12月,重整投资人按约支付了全部重整对价款,重整资产控制权移交完毕。自此,祐康品牌得以挽救,600多名员工的工作岗位得以保留。 

【典型意义】 

本案是采用“整体合并+部分重整”模式,实现“破产不停产”,对资源进行有效整合的典型案例。(1)通过整体合并、部分重整的方式,保留企业的核心生产力和运营价值。(2)“破产不停产”。考虑到祐康品牌的延续、工厂当时的生产能力,员工、供应商、经销商队伍的稳定等因素,破产案件受理后公司实行封闭运营,全面落实封闭运营监管方案。同时,通过府院联动的方式,在重要节点上法院、管理人、债务人工作人员等多次召开沟通协调会,稳定职工情绪、落实安全生产等。2018年底,祐康食品公司产品年销售额达4亿元,员工工资有明显增长。(3)运用在线申报、审查等信息化手段提高破产案件办理质效。针对债权人数众多的情况,创新运用工商银行工银融e联APP的“破产清算管理平台”,通过债权人互联网申报、在线审查、在线参加债权人会议等方式,便利广大债权人,提高案件办理效率。

No.2

河田集团有限公司预重整转重整案 

【关键词】预重整;线上重整;府院联动 

【受理法院】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方飞潮、叶希希、叶飞) 

【管理人】北京德恒(温州)律师事务所 

【基本案情】 

河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田公司)成立于1998年,公司注册资本和实收资本为8988万元,主要从事服装生产和销售,前身高邦集团有限公司是温州知名服装企业,后因受担保链影响、公司扩张过快等,出现债务危机而导致流动资金断裂,主营业务受到较大冲击并出现债务危机,因资不抵债申请破产重整。 

【审理情况】

 2019年8月1日启动河田公司预重整程序。2019年8月14日,温州中院立(2019)浙03引调32号案,对河田公司预重整案进行法律指导和监督。2019年12月20日,温州中院现场指导监督河田公司预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2020年1月3日,河田公司重整计划草案经债权人预表决通过。预重整期间,各方分工负责:(1)鹿城区处置办牵头主导,对预重整工作定期组织协调,沟通主要债权人并取得关键同意票。(2)温州中院提前介入预重整阶段的法律指导与监督工作,就预重整与重整程序衔接、战略投资人引进方式、重整计划草案预表决等重大事项进行深入研究,提出专业意见。(3)管理人负责组织审计工作,招募战略投资人,起草预重整计划草案等。通过良性互动顺利解决重整投资人的引进和债权人预表决两大关键问题,为最终成功重整奠定坚实基础。 

2020年1月14日,温州中院裁定受理河田公司破产重整申请,由于重整阶段处于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原定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无法在线下召开。为不影响重整进程的推进,2月18日,河田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通过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召开。本案系温州首例使用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召开的债权人网络会议,一是积极响应政府疫情防控政策。二是确保债权人会议的客观性、真实性和有效性,管理人告知全体已知债权人参会方式、账号获取方式、操作流程等,并指导债权人会前完成会议测试。三是会议数据信息化,加强电子卷宗的应用及在线诉讼数据保护。会上,各表决组均表决通过了重整计划草案。2020年2月21日,温州中院裁定批准河田公司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 

【典型意义】 

本案是充分发挥预重整制度价值,有效提高重整效率和成功率的典型案例。(1)实现预重整与重整的有效衔接。重整程序中的核心步骤,即债权审核、资产审计评估、重整计划制定、表决和通过等,已经在预重整程序中完成,有效缩短司法处置周期。进入重整程序后,根据预重整会议纪要设置的操作规则,实现预重整转重整的“无缝”对接,包括预重整司法备案、指定管理人以及债权人承诺的衔接。河田公司预重整阶段即召集债权人进行重整计划预表决,债权人承诺在预表决票中的表决效力带入正式的重整阶段,固定了大部分债权人的赞成票。进入重整后,温州中院指定预重整阶段的管理人继续担任重整管理人,河田公司案件从受理、公告、确定债权人会议时间到通过重整计划,审理时间仅用了39天。(2)2018年12月,温州中院推动出台《企业金融风险处置工作府院联席会议纪要》,建立企业破产预重整制度的温州模式,构建了以政府为主导、法院指导监督、管理人具体参与的良性互动机制。本案系践行该机制的预重整成功案例,具有引导和示范作用。(3)盘活市场资源。引入重整投资人后,河田公司品牌价值得以保留,现有资产得以盘活,资产处置僵局得以有效化解,核销债权7.2亿余元,多方权益得到最大保障,同时也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秩序稳定。 

 

No.3

嘉善三浦灵狐房产开发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关键词】BT模式;府院联动;公开竞价 

【受理法院】嘉善县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朱锡锋、闵芳呈、陈旻) 

【管理人】浙江嘉诚中天律师事务所 

【基本案情】 

嘉善三浦灵狐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浦公司”)成立于2011年,系房地产开发企业,注册资本1000万元。因公司经营不善,陷入债务危机,致使其开发的“瑞力动漫生活广场”房地产项目于2014年开始停工,形成烂尾楼,负债数亿元,债权人100多家。经估算,烂尾楼市场评估价约7000万元,如直接进行拍卖处置,抵押债权及建设工程价款等优先债权无法全部覆盖,供应商等其他巨额债权清偿率为零。众多债权人强烈请求法院暂缓拍卖处置,希望通过自筹资金、继续建设途径来实现项目价值最大化,然而在执行程序中要实现重建存在诸多障碍,此案的执行一度陷入僵局。为此,嘉善法院积极引导债权人申请破产,2016年3月9日,嘉善法院依法裁定受理三浦公司破产清算案,并指定管理人。 

【审理情况】 

该案系执转破案件,为充分发挥审判、执行程序优势,组成“2+1”破产合议庭,即由2名审判业务庭员额法官与1名执行局员额法官组成联合合议庭,确保该案执转破程序无缝衔接,及时掌握企业财产、债务的第一手资料。经调查发现,债务人三浦公司和施工单位均出现严重经营困难,案涉房地产项目仅施工至4层半,完成量不到主体结构的三分之一,并已设定抵押。 

(1)加强研判分析,创新制定烂尾楼处置方案。聚焦债权人利益诉请开展实地走访、调研分析,在对该项目前期施工债权债务专项审计、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嘉善法院指导管理人创新房企破产审理模式,制定财产管理方案。2016年5月20日,三浦公司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三浦公司财产管理方案》经债权人会议表决获一致通过。该方案参照运用BT模式(Build-Transfer,即建设-移交,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融资模式),即通过公开招募新的施工单位垫资继续施工至房地产项目通过竣工验收,再通过公开竞价方式整体转售,所得价款用于清偿相关债务。(2)强化府院联动,确保工程项目顺利竣工验收。该房地产项目于2016年8月重新开工建设,充分运用府院联动机制,统筹抓好工程项目施工,通过实时考察摸底、资讯互联互通、提前介入会商等方式,妥善解决该工程项目在施工过程中碰到的施工主体变更、办证、验收等一系列问题,确保该工程项目于2019年8月通过竣工验收并符合预售条件。(3)通过公开竞价方式,由第三方机构以3.058亿竞得。2020年11月25日,三浦公司破产财产分配方案经债权人表决获高票通过,法院依法裁定认可。除预留价款外,管理人已按财产分配方案将可供分配的财产分配完毕。 

【典型意义】 

嘉善法院担当作为,充分发挥司法能动性,积极推动构建“党委领导、政府支持、部门协作、审执联动”破产审判工作格局,创新运用BT模式成功审理重大房地产破产案件,极大提高了财产处置的质量、效率和效果。保障工程价款、抵押债权等优先债权全部得以实现,普通债权清偿率从零清偿提升至30%,化解金融不良资产5000万元。通过破产案件办理实现要素资源的优化配置,最大限度保障债权人的合法利益。

No.4

湖州红剑聚合物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关键词】环境风险防范;市场化;府院联动 

【受理法院】安吉县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彭瑞森、程思瑶、章一红) 

【管理人】浙江浦源律师事务所 

【基本案情】 

湖州红剑聚合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剑公司)系化学品生产企业,生产、销售不饱和聚酯树脂。停产前经营效益尚好,因为其集团公司提供多笔银行融资担保,导致自身资金链断裂,于2015年10月停产。2019年9月6日,安吉法院裁定受理红剑公司破产清算案。 

【审理情况】 

红剑公司的主要债权人为金融机构,资产主要包括46253平方米土地及12幢房屋。(1)府院联动有效推进危化物品的资产处置。在接管后,管理人发现建筑物内存有大量未处理的危化物品,就此专题向安吉法院和县开发区作了报告。人民法院会同管理人、政府各主管部门联合成立危化处置工作专班,多次召开沟通协调会议。2019年11月15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管理人提出聘请第三方环保工程检测和处置单位,查清危险固废是否存在污染外泄情况,编制整体环保处置技术等方案。2020年4月17日,安吉法院会同生态环境部门召开《红剑公司地块土壤污染状况初步调查监测方案》咨询会,形成处置方案。7月31日,红剑公司的218.75吨固体危废被全部清理、转移、处置完毕。8月19日,专班组织召开《红剑公司土壤污染状况初步调查报告》专家评审会,结论为该地块无土壤污染风险,可作为第二类建设用地开发利用。一次拍卖就成功处置全部资产,成交价格比评估价格溢价400余万元,实现债务人资产价值最大化。为解决买受企业融资等问题,积极对接不动产中心及税务机关,仅用10天即完成全部变更登记手续。 

【典型意义】 

该案是法院、管理人及政府部门充分发挥府院联动机制优势,实现破产财产价值最大化,有效清理地区大型危化企业的典型案例。通过破产案件办理,盘活市场资源,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红剑公司停产前经营效益尚好,因为其集团公司提供担保,造成资金链断裂,土地、厂房等有效资产一直处于闲置状态。对红剑公司实施破产清算,积极稳妥处置“僵尸企业”,有利于在县域范围内加快破产企业市场出清、释放市场要素,推进全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局,促进社会稳定和营商环境建设,推动全县经济高质量发展。

No.5

浙江中轻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绍兴汇金酒店有限公司合并破产清算案 

【关键词】协商让渡+定向清偿;府院联动;破产招商 

【受理法院】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钱峰、王萍、胡华江) 

【管理人】绍兴天源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 

【基本案情】 

龙禧中心项目位于柯桥区核心区位,原项目于2004年5月11日立项,几经易主后,由浙江龙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于2010年12月以股权转让的方式取得,并设立项目公司浙江中轻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轻房产)及绍兴汇金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金酒店),建设龙禧中心项目。 

2012年至2014年间,中轻房产分别将龙禧中心面积30314.56平方米以商铺的形式对外出租,在租赁户与中轻房产签署《商铺租赁合同》的同时,将租赁的商铺委托给其他公司统一经营管理,由其按照固定比例支付相应的收益并由浙江龙禧提供担保。后因无法履行合同,经柯桥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并经法定程序,中轻房产及其实际控制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追究刑事责任。2017年5月26日、2017年6月26日,经债权人申请,柯桥法院分别裁定受理中轻房产、汇金酒店破产清算,并于2018年12月24日裁定中轻公司及汇金公司合并破产清算。 

【审理情况】 

因中轻房产与汇金酒店关联程度高,法院采用竞争方式指定同一家破产管理人。共接受遍布全国的2107户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额达19.59亿余元,其中租赁户1791户,申报本金3.61亿余元,购房户234人,申报本金2.64亿余元。 

案件受理后,柯桥法院积极依托府院联动机制,指导管理人借助府院联动专班,有序推进案件进程。(1)通过与抵押债权人进行长达二年多的谈判,最终抵押债权人自愿定向让渡1.35亿元给租赁户。(2)通过刑事执行追回赃款约2700万元,定向退赔给租赁户。(3)通过相应税费帮扶政策解决资金约2000万元定向返还。上述三项合计形成1.82亿元的定向偿债资金来源,使得租赁户清偿比例达到50%,奠定本案处置的基础。根据租赁户债权人的分布情况,确定了上门走访、周边集中走访、电话沟通等方式,逐一与租赁户债权人对接、沟通、说明。 

区政府成立专门招商工作小组配合法院、管理人向全国进行破产招商,并提供帮扶政策支持,实现破产财产的顺利处置。为确保租赁债权补偿方案实施,创新使用“假马竞标”规则,与多家意向竞买人展开深入探讨。确定意向买受人的同时,确定4.86亿元的托底竞买价及附续建义务托底收购破产财产的方案。2019年12月通过招商引资确定宝龙地产作为龙禧中心的托底接盘方。2020年6月6日通过网络方式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管理人提交的议案均获高票通过。2020年7月27日,龙禧项目通过网络拍卖以4.86亿元的价格成交,并于2020年10月9日举办了开工仪式,项目正式启动,使烂尾十余年的“城市地标”重新焕发生机。 

【典型意义】 

本案是全面激活府院联动机制,探索破产协商机制实现差异化清偿,创新借鉴“假马规则”进行破产招商的典型案例。(1)政府成立专班,统筹各项工作落实,各镇街、部门群策群力、通力协作,专题协调内容、系统分析风险、统筹制定方案,为案件整体依法规范、平稳有序推进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和支持。(2)通过协商机制更好实现债权人群体的利益平衡。不同群体的利益平衡是破产案件审理中的重大课题,本案通过破产债权人内部谈判、追赃程序与破产程序有效衔接、财政返还支持等,探索“协商让渡+定向清偿”的差异化清偿方式,有效保障了群体性债权人利益,化解突出矛盾,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No.6

浙江八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八达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合并破产清算转重整案 

【关键词】清算转重整;“分离式”重整模式;高效快速重整;程序价值保障实体公平 

【受理法院】诸暨市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斯丽英、荣文华、周超) 

【管理人】浙江振邦律师事务所、浙江中兴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基本案情】 

浙江八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达建设”)系诸暨市建筑行业的龙头企业,在浙江省及全国建筑市场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市场影响力。受经济下行、盲目投资等不利因素影响,八达建设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2020年5月9日,诸暨法院裁定受理对八达建设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管理人。 

【审理情况】 

破产案件受理后,共有319家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金额逾33亿元,同时尚有9个在建工程项目亟需履行,涉及民工数千人。2020年8月19日,在八达建设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表决通过《关于继续债务人营业的报告》、《债务人财产管理方案》等议案,明确因八达建设主要采取“内部承包”经营模式,对债务人不享有实质性权利的工程款依《内部承包协议》扣除应由债务人享有的收益后,按照“谁投入、谁受益、谁负责”的原则处理,同时为减少对业已形成的复杂合同关系及利益链的破坏,维护项目所在地的社会稳定,对破产受理时的9个在建工程项目继续履行。 

2020年10月26日,经查明八达建设控股子公司浙江八达交通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达交建”)和八达建设法人人格存在高度混同,诸暨法院裁定合并破产。鉴于八达建设、八达交建名下除办公厂房,其余为轻资产,企业运营核心即拥有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等资质。诸暨法院依据债权人会议通过的《债务人财产管理方案》,指导管理人采取“分离式”重整模式推动合并重整工作。通过以债务人企业新设全资子公司的方式剥离资产债务,单就债务人企业的优质资质及相应的人员、技术、品牌运营能力等招募重整投资人进行重整,以重整投资人支付的对价以及其他债务人财产处置所得清偿债务后将新设子公司注销,保留债务人企业的主体资格及营运价值由投资人继受,实现企业成功重整。 

2020年11月18日,管理人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在投资人选定中采取综合评定办法,将投资人对债务人的后续经营方案及资质维护方案等作为重要要素,最终央企中煤浙江矿山生态建设有限公司以1.22亿元对价被选定为重整投资人。 

2020年12月1日,诸暨法院根据出资人申请裁定对八达建设和八达交建进行重整。12月11日,在清偿比例较低的情况下,《重整计划(草案)》在债权人会议上获分组表决通过。2020年12月30日,诸暨法院裁定批准八达建设、八达交通的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 

【典型意义】

 本案是对具有运营价值的民营建筑企业进行破产重整的典型案例。(1)采取“分离式”重整模式,通过资质加人员加技术等重整范围的确定,对资产和债务进行分离式处置,盘活企业现有资源,实现各方利益最大化。(2)采取综合评定法招募投资人,有效防止重整失败可能导致的债权人、债务人、投资人等多方损失,最大限度保全八达建设、八达交通持续的营运价值。(3)按照“谁投入、谁受益、谁负责”的原则确定工程款归属方,同时通过债务人继续营业推进在建工程项目,既减少债务人损失,又维护了施工秩序与社会稳定。

No.7

浙江家园门业有限公司等三公司合并破产清算案 

【关键词】无产可破;程序终结;追加分配;退税申报 

【受理法院】江山市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周海林、徐根才、林肖) 

【管理人】浙江万盛律师事务所 

【基本案情】 

浙江家园门业有限公司、浙江铭家宝宅门业有限公司、江山市华府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家园门业等三公司)系门类生产、销售企业,由于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公司实际控制人跑路,导致企业停工停产,大批债权人起诉、职工闹访。2017年9月15日,江山法院通过执转破程序依法受理家园门业等三公司破产清算案件。2017年12月11日,因人员、管理、资金、债务等高度混同,江山法院裁定家园门业等三公司实质合并清算。 

【审理情况】 

(1)府院联动,先行垫付职工工资。进入破产程序后,即由政府帮扶小组协调拨付应急资金垫付职工工资214万元,既充分保障职工生存权益又有效维护社会稳定。在后续的追加分配程序中,将垫付款作为劳动债权优先清偿,最终垫付工资获得100%清偿,实现了应急资金的良性循环。家园门业等三公司名下房产、土地等主要资产在执行程序经司法拍卖变价清偿抵押权人。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因无财产可供分配,江山法院裁定终结家园门业等三公司破产程序。(2)积极追收破产财产。管理人结合家园门业等三公司财务资料及部分债权人提供的线索,发现存在应当追回的财产。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一年内,管理人前往湘潭、惠东、桂林、南宁、上海等地开展应收款破产财产催收工作。同时,通过政策适用向江山市财政局申报资产处置退税补助,最终取回资金共647.1万元。(3)探索创新,简化追加分配程序。追加分配债权人会议不设主席及债委会,由人民法院主持会议,会前提前将债权表提交债权人核查债权,一次债权人会议完成分配表决事项,减少债权人程序负担。2020年6月召开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破产财产分配方案》。通过追加分配,最终实现垫付的劳动债权、税收债权100%清偿,88位普通债权人补充清偿率达3.04%。 

【典型意义】 

追加分配是破产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核心要义是对企业破产财产的再发现和再分配。本案是程序终结后两年内积极追收破产财产并追加分配的典型案件。该案在现行《企业破产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对于追加分配程序规定较为原则、实践层面缺乏统一操作指引的情况下,在法律框架内进行了探索,为该类型的破产案件审理提供了思路。

No.8

温岭市阳光汽车出租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 

【关键词】整体转让;高受偿率 

【受理法院】温岭市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王晓波、缪雪芳、瞿晓轩) 

【管理人】浙江台温律师事务所 

【基本案情】 

温岭市阳光汽车出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公司”)系成立多年的出租客运企业,因经营困难,公司于2018年起面临多起诉讼案件。经温岭市人民法院执行,发现公司名下登记出租车老旧,若直接进行公开拍卖,买受人无法取得随车登记的出租车运营资质,故建议债权人提出破产清算申请。2019年7月26日,温岭法院裁定受理阳光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管理人。 

【审理情况】 

阳光公司债权人共有50人,多为出租车司机。为维护债权人的利益,温岭法院寻求能将阳光公司名下出租车及运营资质进行整体转让的途径。经与交管部门多次协商,最终敲定将阳光公司所有的出租车及相应的道路运输证、挂靠及代管所产生的权利义务打包,面向台州范围内的出租车行业进行公开拍卖的转让方案。 

2020年初,因新冠肺炎疫情,出租车行业停摆,多名债权人滞留温岭,生活陷入困境。温岭法院联合管理人,在继续核实债权金额的同时,组建债权人微信群,积极通报破产进程。2020年6月25日,破产财产进行网络拍卖,为保证顺利出清,管理人在拍卖开始前同温岭市某出租有限公司签订竞拍假马协议,约定若第一次公开拍卖流拍,将以评估价受让阳光公司的全部资产。后阳光公司名下的12辆出租车及相应的道理运营证,挂靠的61辆出租车及代管的14辆个体户车辆原签订的挂靠合同书、代管合同所产生的权利义务等以262万元拍卖成交,加上变卖财产、股东清偿等,共取得破产财产300余万元。破产财产买受人同意以不低于原工作待遇的方式接受员工,一线司机大部分留任安置。根据《破产财产分配方案》,普通债权的清偿率达100%。 

【典型意义】 

该案是通过打包出售方式实现资产整体处置,有效提升债权人清偿率的典型案例。(1)通过“执行转破产”工作机制,推动符合条件的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公平保护相关利益方的合法权益。(2)府院联动推进资产处置。与运管部门多次磋商,结合阳光公司资产特点,将对应权利义务打包出让。通过破产清算的形式达到了重整效果,且最终普通债权受偿率达到100%,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No.9

浙江正和造船有限公司等四公司合并破产重整转清算案 

【关键词】重整转清算;核心资产打包出售;外包工劳务债权定性;税务师引入 

【受理法院】舟山市定海区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李平央、沈玲、李腾云) 

【管理人】国浩律师(杭州)事务所 

【基本案情】 

浙江正和造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和公司)及控股子公司舟山百捷贸易有限公司(简称百捷公司)、舟山祥泰劳务有限公司(简称祥泰公司)、舟山瑞和船舶工程有限公司(简称瑞和公司)是本省造船行业具有较高影响力的企业,主营船舶设计与维修、海洋工程装备设计与制造、船舶销售等业务。受造船行业产能过剩、航运业低迷等影响,四家公司经营困难,陷入债务危机。2015年6月,正和公司向定海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定海法院先后受理上述四家公司的破产重整案件。因四家公司人格高度混同,后裁定四家公司合并破产重整,并通过竞争方式指定破产管理人。 

【审理情况】 

案件受理后,共有420户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额达24.19亿元。基于正和公司是全国首批50家进入符合《船舶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之一,公司有多份在建船舶及修造订单、管理人通过多次登报、发布公告招募有意向的重整投资人,同时引导企业继续开展船舶修造业务。重整期间,完成续建船舶及新收造船共10艘,总载重15.15万吨。 

但囿于航运市场持续低迷,造船行业运营资金需求量巨大,重整投资招募无果。定海法院于2018年1月16日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宣告债务人破产。为有效保留营运价值,正和系公司所有资产被整体打包拍卖,成交价3.5亿元。资产过户过程中,法院指导管理人引进税务师协助管理人进行税收筹划,依法减少税负1250万元。税务师聘请费用10万元列入破产费用,并经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因债务人拖欠外包工劳务债权总额达6122万元,涉及农民工1500人,经多次沟通、深入论证,最终确定外包工劳务债权参照劳动债权参与分配,按70%比例清偿。管理人根据《财产分配方案》将本案资产处置、对外追收债权等各项收入共计5.5亿元分配完毕后,法院于2020年8月31日裁定终结破产程序。 

【典型意义】 

(1)重整和清算都是资源配置。债务人虽有重整希望,但在投资人长期招募无果的情况下,若继续推进重整程序,将导致程序空转,法院及时终止重整程序转入清算。(2)资产整体处置保留生产力。转入清算后,公司将船台码头、海域使用权、房产等捆绑式整体出售,避免了分割处置导致的资产大幅贬值,也为未来存在造船需求的买家保留了造船资质。(3)引入税务师提升资产处置的财务专业性。本案资产处置过程中,涉税种类复杂且政策不明、理解不一、税额高企。在破产案件中引进税务师事务所协助税务事宜,能够有效提升资产处置的专业性。(4)府院联动为破产审判提供有力支持。地方政府在薪资支付、社保费用清缴、为企业减免税收、信用修复等方面提供有效的公共服务和政策支持,为破产程序顺利推进提供了重要保障。

No.10

蔡某宝个人债务重整案 

【关键词】市场化;引入第三方战略投资;恢复履行能力;切实解决执行难 

【受理法院】遂昌县人民法院(合议庭成员:张建华、杨全保、洪丽晓) 

【基本案情】 

蔡某宝系遂昌县政府公务员。因妻子经商失败欠下巨额债务,离婚后妻子一走了之,于是债权人纷纷找上蔡某宝。蔡某宝虽然通过变卖家产还清了部分欠款,但还是剩下129.91万元借款本金没有还清。债权人因蔡某宝无力偿还到期债务,纷纷诉至遂昌法院。2015年3月至2016年5月,遂昌法院作出5份判决、1份调解。由于蔡某宝没有能力履行生效裁判文书确定的义务,债权人全部向法院申请执行,所涉执行案件6件。执行程序中,法院查明,蔡某宝除工资外没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在保留必要的生活费后,对其收入予以扣留用于清偿债务,全部执行案件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方式结案。 

【审理情况】 

2019年11月25日,蔡某宝向遂昌法院申请进行个人债务集中清理,申报了财产、债务、婚姻等情况,并签署诚信承诺书。经审查,法院未发现蔡某宝有隐匿财产等规避执行行为。截止当日,蔡某宝在遂昌法院共有6起未履行完毕的执行案件,债务总额为2356039.24元(其中本金1299100元,利息1056939.24元),蔡某宝在申请个人债务集中清理之前,已被法院扣留工资收入168629元用于清偿债务,尚有2187410.24元债务未归还。 

当日,法院将蔡某宝申请的相关情况及债权人的权利义务告知债权人。经债权人对债务人的充分调查、了解,达成初步债务重整方案,其中2名亲友债权人自愿放弃所有债权,其余4名债权人同意免除剩余的50%本金即40.5万元债务。 

12月10日,稠州银行遂昌支行在对蔡某宝及其保证人进行贷款资格审查后,同意通过“重整贷”融资30万元给蔡某宝。12月11日,蔡某宝向亲友融资10万余元,并缴纳到法院执行账户,作为其履行债务的“首付款”。 

12月12日,遂昌法院召开债权人会议,债权人、债务人、稠州银行、保证人四方达成《债务重整协议》,同意蔡某宝自行筹集107557.04元,银行融资30万元用于清偿债务。12月27日,蔡某宝及其保证人按照《债务重整协议》约定,与银行签订“重整贷”借款合同。12月31日,遂昌法院解除对蔡某宝工资收入的扣留。 

2020年1月2日,30万元贷款按约支付至遂昌法院账户。1月3日,遂昌法院按照《债务重整协议》中约定的清偿方案,将407557.04元款项支付给4名债权人。1月15日,遂昌法院将蔡某宝作为被执行人的终本案件报执行完毕2件、终结执行4件结案,6个终本案件全部化解。遂昌法院还向蔡某宝送达了行为限制令,限制其在信用恢复前的部分行为。 

【典型意义】 

蔡某宝个人债务重整案是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理念,充分发挥第三方作用,让有履行意愿但暂时缺乏履行能力的被执行人恢复履行能力,有效化解执行难的典型案例。(1)通过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有效甄别“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通过执行案件的财产查控、债权人自主审查等途径,有效甄别债务人的诚信度。区分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与“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2)坚持市场理念,突破个人债务重整的瓶颈。债务人能否通过债务重整而被“拯救”,交由相关主体即债权人、担保人和融资方等自主判断,人民法院通过个人债务重整为各方提供协商谈判的平台。通过引入第三方,让有履行意愿但暂时缺乏履行能力的被执行人恢复履行能力。(3)畅通执行不能案件退出通道,有效解决执行难题。本案将个人债务集中清理的工作探索与破解执行难目标相结合,畅通了执行不能退出通道,有效解决执行难题。在激励债务人积极清偿、诚实信用地履行债务重整协议、实现自由的同时,解决恶意逃废债问题,更好的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网站旨在分享破产与重组行业相关资讯及业内专家、学者、律师的精彩论文和观点,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需要转载网站原创文章,请提前联系本网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权,并注明转自"中国清算网"。网站转载的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在核实相关情况后将立即删除。通讯邮箱:343345761@qq.com,电话:15628863727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null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电话: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