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清算视点

财会信报|破产制度需完善应着重关注法律兼容和制度配套

作者: 时间:2019-04-10 阅读次数:18 次 来自:财会信报

 

破产制度需完善 应着重关注法律兼容和制度配套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司法解释(以下简“司法解释三”)。另据消息,《企业破产法》修改也已提上日程,预计将于6月份左右成立修法起草组。

那么,司法解释三的发布基于什么样的背景?现行《企业破产法》存在哪些亟需修改和完善的问题?《财会信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徐阳光和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

司法解释三旨在保护债权人利益优化营商环境

 

破产法是市场经济国家中的重要法律制度,是市场主体优胜劣汰、重获新生或者规范退出的核心法律制度,也是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评估一国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水平高低和营商环境优劣的重要指标。

为了适应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发展和经济体制改革的需要,促进全民所有制企业自主经营,加强经济责任制和民主管理,改善经营状况,提高经济效益,保护债权人、债务人的合法权益,1986年12月2日,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了《企业破产法(试行)》,该法适用于全民所有制企业,于1988年10月1日实施。

为规范企业破产程序,公平清理债权债务,保护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2006年8月27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了《企业破产法》,该法适用于企业法人,包括国有企业法人和非国有企业法人,于2007年6月1日实施。

刘志耕在接受《财会信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企业破产法》实施以来的十多年,由于规定较为原则,在司法实践中各地对《企业破产法》条款的理解存在差异,从而造成了税法实务中出现较多对同一规定不同理解的情况。为此,我国先后对《企业破产法》出台了三个司法解释。司法解释一主要针对破产案件受理的原因和条件;司法解释二重点关注债务人的财产问题;目前发布的司法解释三,则是聚焦债权人权利的行使。

刘志耕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旨在通过制定《企业破产法》司法解释,来强化审判和执行破产工作,进一步发挥破产制度在优化营商环境、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积极作用,并以此作为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

徐阳光在接受《财会信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司法解释三旨在进一步保障债权人等利害关系人在破产程序中的合法权利,鼓励对债务人企业继续经营的资金支持,促进债务人财产保值增值。

“司法解释三的出台,是为了更好地完善我国破产法律制度中对债权人权益的保护规则,助力营商环境的优化建设。”徐阳光表示,我国《企业破产法》已经通过债权人会议制度、债权人委员会制度等对债权人保护做了较为完善的规定,但侧重的是从债权人会议这个议事机构的主体地位所作的规定,缺少对个体债权人利益保护的明确规定,《企业破产法》实施12年的破产司法实践中也反映出这方面的问题。目前,世界银行组织的全球营商环境评估,核心指标之一就是“办理破产”,在其框架力度指数中债权人利益保护是重要考察标准。

徐阳光认为,司法解释三的出台既是最高法院多年来推进的一系列司法解释起草制定过程中的重要成果,也是最高人民法院发挥破产审判司法职能更好地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服务营商环境优化建设的重要举措。

现行制度亟需完善  应着重关注兼容和制度配套

 

现行的《企业破产法》是我国立法机关按照市场逻辑、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借鉴国外先进经验确立的一部市场化的破产法,自实施至今,在我国市场主体退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营商环境优化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实践中也涌现了一大批破产审判典型案例。

“当然,现行的《企业破产法》也存在一些有待改进与完善的问题。”徐阳光指出,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一系列企业破产法司法解释,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法律制度存在的缺陷,但仍存在必须要通过立法修改才能解决的问题。正是基于此,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企业破产法》的修改列入了立法规划。

徐阳光提出,《企业破产法》的修改需要重点关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充分考虑实践中对个人破产制度的现实需求,考虑能否将个人破产制度一并写入现行破产法中,以解决我国破产法一直缺少“半壁江山”的制度缺陷。

第二,考虑到我国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和“一带一路”战略,迫切需要参考联合国贸法会关于跨境破产的立法指南,在我国《企业破产法》中确立起规则体系完善且能高效运转的跨境破产法律制度。

第三,迫切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完善我国的破产重整制度,包括预重整制度的确立、重整期间债务人财产与营业事务管理模式的优化调整、法院强制批准重整制度的标准细化、重整计划的执行阶段以及重整企业的信用修复制度,等等。

第四,建议总结《企业破产法》实施12年来的管理人制度的实践经验与问题,在管理人的选任、管理人报酬的确定等方面完善现行《企业破产法》中的规定。

第五,完善《企业破产法》中的法律责任追究机制。例如,我国《企业破产法》虽然规定了破产申请受理后,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但由于缺少相应的法律责任,导致实践中执行情况并不理想。破产法整体上来看,就是缺少严厉的法律责任追究制度。

此外,徐阳光认为,破产法中的债务人财产制度、债权人会议制度、破产和解制度等方面都存在需要修改和完善之处。

刘志耕同样认为,现行《企业破产法》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诸多问题,如对企业破产原因的规定和解释、单个债权人的知情权、债权人会议表决机制、管理人处分债务人重大财产的权限和程序、取回权制度的行使等,都需要通过修法尽快予以明确。

刘志耕根据自己在审计工作中的实践情况分析了问题的具体体现:

一是由于对破产法调整市场经济作用的认识还不到位,加之现行体制、机制上的原因,破产申请人提出的符合法律规定条件的破产申请,一些地方法院往往以各种理由不予受理立案,从而影响了《企业破产法》的贯彻实施。因此,如何从法律上进一步明确受理破产案件的要求和条件,规范对破产案件受理立案的行为已非常必要。

二是由于各地法院在审理破产案件时,对债务人财产认定掌握的宽严尺度往往有很大差异,从而影响了债权人权利的依法、有效保护。有必要通过修订《企业破产法》来进一步规范对债务人企业的财产认定,防止司法裁量权的弹性。

三是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为了减少破产损失,债务人企业能否保持继续经营状态对企业重组和减少损失至关重要,清算过程中能否将企业作为正常营运资产出售及出售价格的高低非常关键。而债务人继续经营的前提是必须输入新的“血液”,即能够获得必要的补充资金以延缓“生命”,这就必须融资,以便支付企业保持经营状态所必须的各项成本和费用开支,同时也会使那些具有挽救价值的债务人获得足够的资金以重整旗鼓。然而,如果对这种融资的清偿不能在破产的法定程序中明确并优先安排,出借人则无法判断其借出资金回收风险的大小,有造成很大损失的可能,出借人自然就不敢将款项借给已进入破产程序的企业,这样不仅会使得企业的重组无从谈起,更会加大破产企业的损失。基于此,《企业破产法》的修订必须明确对上述融资优先清偿,给借款人收回借款的希望和保障。

四是现行《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院“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照下列顺序清:(二)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由此可见,《企业破产法》将破产人即债务人企业所欠税款列为第二清偿顺序。但是,在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债务人企业往往因未能按规定及时申报纳税早已被列入非正常户,根据税务机关的规定,破产管理人必须先设法解除税务机关对债务人企业的“非正常户”设定,而要解除该设定,破产管理人必须先按照税法规定交清债务人企业所欠缴的税款、罚款及滞纳金等,再将税务机关记录的相关违法违章行为全部消除后,才能恢复到正常户状态。而债务人之所以被列入非正常户就是因为缺少资金纳税,已经进入破产程序的债务人企业想借到资金去交清税款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破产企业将很难消除税务机关对其“非正常户”的设定。甚至出现法院早已作出破产终结裁定,但由于不能取得税务机关的清税证明,破产企业无法及时注销的情况。刘志耕表示,由此可见,债务人企业因未按规定申报纳税被税务机关列入非正常户后对破产程序的及时和有效履行影响很大,因此,有必要通过修订《企业破产法》尽快改变这种状况。

徐阳光进一步指出,《企业破产法》的修改,只是我国破产法治事业中的一个重要方面。破产审判的市场化、法治化、常态化目标的实现,还需要着重注意以下两点:一是要解决破产法与其他法律之间的冲突和衔接,避免破产法实施遭遇的法律不兼容的问题。二是要建立健全破产法实施所需要的配套制度,包括破产文化的普及机制、职工社会保障和再就业培训制度、破产审判中的府院联动机制,等等。

 

原文出处:《财会信报》2019年4月8日A5版。记者:滕娟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清算网无关。中国清算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05 - 2018 By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0193号-1    
电话:010-84256997       地址: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21号      E_mail:admin@yunqings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