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学术研究

重整企业担保债权确认纠纷案

作者:北京破产法庭 时间:2020-10-14 阅读次数:230 次 来自:北京破产法庭公众号

裁判要旨

债务人以涉案专利提供质押担保并办理质押登记,质权已经有效设立。在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债权人有权就担保物优先受偿。虽涉案专利已经终止,但其仍处于终止恢复期。专利权人在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条规定的条件时,可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请求恢复权利。故在恢复期届满前,涉案专利权处于可以恢复状态,且依法受到保护,并非属于专利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的权利不可恢复的终止。债权人对于涉案专利仍享有优先受偿权。

相关法条

1.《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条

2.《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零九条

3.《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四十四条

4.《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条第二款

基本案情

2015年10月13日,重整企业与债权人A签订借款合同,约定:债权人A向重整企业出借人民币1500万元,借款月利率为2%,借款期限为12个月零15天,自2015年9月30日至2016年10月15日。重整企业同意以其所持有的专利为上述借款提供质押担保,并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办理质押登记。质权自2015年9月22日起设立。

2018年8月13日,法院裁定受理重整企业破产重整一案。在债权申报期间,债权人A向重整企业管理人申报破产债权2133.85万元,债权性质为担保债权。管理人经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调查涉案专利状态,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专利登记簿副本载明:因未在期限内缴纳或缴足年费,该专利权处于中止程序中,并处于终止恢复期限内。重整企业管理人认为涉案专利处于终止状态,专利权已经失效。后重整企业管理人向债权人A出具债权确认结果告知书,载明确认债权人A债权金额为2133.85万元,债权性质为普通债权。  债权人A认为涉案专利合法有效,其应为担保债权人,故提起本案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债权人A对于涉案专利享有优先受偿权等。

庭审中,债权人A及重整企业均认可目前涉案专利处于恢复期内,涉案专利在终止恢复期内仍处于受保护状态,且经咨询国家知识产权局,涉案专利虽处于终止恢复期,但仍能够转让。同时,重整企业表示涉案专利灭失对于重整企业恢复生产不会造成影响。

审理结果

2019年12月27日,本院作出(2019)京01民初5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确认原告债权人A对于重整企业持有的涉案专利享有优先受偿权。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关于债权人A对于涉案专利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条规定:“担保物权人在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依法享有就担保财产优先受偿的权利,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专利权在期限届满前终止:(一)没有按照规定缴纳年费的;(二)专利权人以书面声明放弃其专利权的。专利权在期限届满前终止的,由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登记和公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条第二款规定:“除前款规定的情形外,当事人因其他正当理由延误专利法或者本细则规定的期限或者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指定的期限,导致其权利丧失的,可以自收到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的通知之日起2个月内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请求恢复权利。”第六条第三款规定:“当事人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的规定请求恢复权利的,应当提交恢复权利请求书,说明理由,必要时附具有关证明文件,并办理权利丧失前应当办理的相应手续;依照本条第二款的规定请求恢复权利的,还应当缴纳恢复权利请求费。”本案中,债权人A与重整企业签订借款合同,约定重整企业以涉案专利提供质押担保,后双方就上述专利办理质押登记,该质权已经有效设立。在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债权人A有权就担保物优先受偿。现双方对涉案专利权处于终止恢复期的理解存在争议,重整企业认为,涉案专利处于终止状态,专利权应已失效,债权人A则认为,应当认定涉案专利仍然合法有效。对此,本院认为,依据2019年11月14日专利登记簿副本记载,涉案专利权处于终止状态,原因系未在期限内缴纳或缴足年费,同时法律状态动态信息载明,专利权处于恢复期内。依据上述规定,专利权人在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条规定的条件时,可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请求恢复权利。现债权人A及重整企业均认可涉案专利终止恢复期至2020年1月31日届满,且双方均认可涉案专利权在恢复期内仍受保护,并可转让,故在恢复期届满前,涉案专利权处于可以恢复状态,且依法受到保护,并非属于专利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的权利不可恢复的终止。据此,本院对重整企业认为涉案专利权已经失效,债权人A对该专利对应金额不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主张不予采信。

裁判解析

(一)专利处于终止恢复期对于担保权认定的影响

本案争议焦点是设定质押的专利权处于终止状态,并处于终止恢复期时,担保权人是否仍然就该专利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依据专利法第四十四条之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专利权在期限届满前终止:(一)没有按照规定缴纳年费的;(二)专利权人以书面声明放弃其专利权的。同时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因其他正当理由延误专利法或者本细则规定的期限或者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指定的期限,导致其权利丧失的,可以自收到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的通知之日起2个月内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请求恢复权利。依据上述规定,未按照规定缴纳年费虽导致专利权终止,但如因合理理由延误期限,可以自收到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的通知之日起2个月内请求恢复专利,这一从专利终止日至专利恢复日(或申请恢复专利权的最后期限)的特殊时段即为终止恢复期。专利法及相关法律均未对于终止恢复期内专利权的效力作出明确的规定,理论与实践中对此亦有不同观点,有观点认为,专利权在终止恢复期内应当受到保护,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通知专利权人“权利终止”,属于终止程序的启动,在此期间,专利权处于可以恢复状态,专利权人仍享有恢复专利权的权利,并仍对该专利拥有专有权。[1]有观点则认为,专利终止恢复期主要适用于未缴纳年费的情形,但专利法对于未缴纳年费的情形与书面声明放弃专利,乃至专利期限届满的法律后果未作区分,均适用“终止”的表述,同一法律法规的同一术语的含义及其法律后果应作同一解释,因此专利权在终止恢复期内虽可申请恢复,但在未恢复之前,仍处于终止状态,终止的法律效果应当是确定的,即应解释为专利权效力的丧失。[2]

本案中,对于专利权处于终止恢复期的效力判断是为了明确以该专利设定质押的担保权人是否仍可以就该专利享有优先受偿权。涉案专利权确实已经因未缴纳年费而处于终止状态,但就担保权而言,这一终止是否产生与专利期限届满或专利权人放弃等情形导致的终止所相同的法律后果,笔者认为值得商榷。专利权的价值是其能够作为质押物以保障债权人债权实现的前提。因专利权的价值主要表现为一种基于垄断而形成的现实或者潜在的盈利能力,这种基于垄断的现实或者潜在的盈利能力主要通过转让、实施、许可实施而获得收益。[3]专利期限届满或专利权人放弃所导致专利权的终止,会使得所涉及的专利技术进入公共领域,即原专利权人将丧失对于该技术的独占使用权,使该技术成为社会财富,如设定质押权的专利系因上述情形终止,那么因担保物价值的彻底丧失,担保权也将归于消灭。但专利权如处于终止恢复期内,虽专利权同属终止状态,但其仍有恢复的可能性,专利权人尚未完全丧失对于相关技术的垄断地位,同时,本案中,当事人经咨询国家知识产权局后表示处于终止恢复期内的专利权仍可转让,因此涉案专利仍具有通过转让获得收益的可能,换言之,该专利权并未完全丧失价值,其作为担保物仍然能够一定程度上保障债权人债权的实现。同时,涉案专利权处于终止恢复期内,在专利权可以恢复的情形下,如判决确认担保权人不再享有优先受偿权,那么即便专利权经申请恢复有效,担保权人也将无法就该专利优先受偿。因此经过综合考虑,本案判定担保权人就涉案专利享有优先受偿权。本案判决作出时,涉案专利权仍处于终止恢复期,判决后涉案专利已经权利人的申请恢复为有效状态。

(二)关于担保债权数额的认定

本案涉及到的另一个问题即是否需要确定担保债权的数额。担保债权的数额并非必然等同于对特定财产享有优先受偿权的债权人的债权数额。我国破产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对破产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权利人,对该特定财产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同时,破产法对于担保权人在破产程序中的权利做出了明显有别于其他债权人的规定,如企业破产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对债务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人,未放弃优先受偿权利的,其对于和解协议及破产财产的分配方案不享有表决权。第六十四条规定,债权人会议的决议由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债权人过半数通过,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无财产担保债权总额的二分之一以上。上述对于担保权人在破产程序中的特殊规定,系基于担保权人对于债务人特定财产享有优先受偿权,破产财产分配等事项与其利益无关,故其不应对于此类事项享有表决权,否则可能出现担保权人在不承担义务的情形下任意表决处置他人民事权利的现象,这是违背权利与义务对等原则的。[4]因此,对于担保债权数额的认定应当以担保物的价值为限,在担保物价值不足全额覆盖担保权人的债权时,超出担保物价值部分的债权应当认定为普通破产债权(或依债权的具体性质进行认定),债权人就相应部分在破产程序中行使权利。

担保债权数额的最终确定有赖于担保物的变现处置。但事实上,在破产程序中处置担保物往往需要一定的时间,在重整程序中,如果担保物是重整程序所必须,担保权还需暂停行使,因此一般无法在破产案件受理时即确定担保物的最终价值。但在担保物最终变现之前,为保障破产程序的正常进行,仍需要暂时确定担保债权的数额,以确定债权人的表决权等程序性权利,此时担保债权数额可以依据担保物的评估价值等标准予以确定。本案中也涉及这一问题,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为衍生诉讼,在诉讼案件中确认担保债权数额将面临与破产程序不同的问题。在破产程序中,因涉及到债权人表决权等权利行使问题,暂时确定担保债权数额是必要的,同时,这一数额依据担保物评估值等标准确定,仅对于担保权人的程序性权利产生影响,担保权人最终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范围仍取决于担保物的实际变现价值。但在破产衍生诉讼中,法院做出的生效裁判具有既判力,即通过判决对两造当事人所争议的权利义务作出权威判断,当事人之间的实体权利义务因此被固定下来,且能够拘束当事人和法院此后的行为。[5]在本案中,因担保物尚未变现时,确认担保债权最终数额的基础尚不存在,如依据担保物评估价值予以确认,则不可避免会产生生效判决确认数额与担保物最终变现价值不一致的情形,从而对债权人行使担保权产生影响。因此,在此情形下,仅能认定债权人有权就特定财产优先受偿,而无法确定最终的担保债权数额。

 注释:

[1]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粤高法民三终字第252号民事判决书。

[2] 王文俊,《专利终止期效力刍议》,载于《IPRdaily》公众号,2017年4月20日发表。

[3] 蒋逊明,《中国专利权质押制度存在的问题及其完善》,载《研究与发展管理》第19卷第3期,2007年6月。

[4] 王欣新,《破产法(第三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第3版,205-206页。

[5] 王亚新,陈杭平,刘君博,《中国民事诉讼法重点讲义》,高等教育出版社,2017年3月第1版,第253页。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网站旨在分享破产与重组行业相关资讯及业内专家、学者、律师的精彩论文和观点,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需要转载网站原创文章,请提前联系本网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权,并注明转自"中国清算网"。网站转载的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在核实相关情况后将立即删除。通讯邮箱:343345761@qq.com,电话:15628863727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05 - 2020 By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0193号-2    
电话:010-85295299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南竹杆胡同1号2层209      E_mail:admin@yunqings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