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学术研究 > 破产清算

民事和解制度在破产清算程序中的实践应用

作者:破产情报局公众号 时间:2021-03-17 阅读次数:160 次 来自:破产情报局公众号

作者:陈康康 

来源: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ID:BJZLWD)

我国《企业破产法》规定了破产清算、重整、和解三个不同的程序,一个案件在和解不成或者重整失败后均应宣告债务人破产,债务人一旦被宣告破产,标志着债务人成为破产人,债务人财产成为破产财产,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时对债务人享有的债权成为破产债权,破产案件不可逆转地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也就意味着不能再回到重整或者和解程序。

但是,笔者作为管理人负责人近期办理完毕一件宣告破产后由债务人与全体债权人自行达成和解协议并终结破产程序的案件,该案件对被宣告破产后的民事和解制度的适用,提供了很好的个案参考。

一、基本案情

经债权人申请,执行法院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以深圳市某珠宝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将某珠宝公司移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深圳中院”)进行破产清算。深圳中院依法裁定受理某珠宝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指定管理人对某珠宝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一)【某珠宝公司基本情况】

深圳某珠宝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500万元,主要经营黄金、铂金、钻石、镶嵌饰品的生产加工、购销及贸易业务,法定代表人为蒋某;公司股东为唐某(持股比例70%),蒋某(持股比例30%)。

因某珠宝公司对外提供担保,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债权人诉请法院要求某珠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某珠宝公司因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因查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经债权人申请,执行法院罗湖法院以某珠宝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将某珠宝公司移送深圳中院进行破产清算。

(二)【债权审核情况】

在破产清算过程中,管理人共受理了债权申报3家,该3家债权人分别为深圳市某融资有限公司、某黄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某担保有限公司,受理申报债权总额人民币11541万元,管理人审查确认并报深圳中院裁定认可的债权总额为人民币10674万元,均为无财产担保的普通债权。

(三)【债务人财产情况】

经管理人调查,某珠宝公司名下财产主要为1套住宅房产和2辆小轿车。

(四)【宣告破产情况】

2019年12月23日,管理人根据对债务人债权审查情况以及财产调查情况,向深圳中院递交了宣告破产申请书,深圳中院依据管理人对现有财产及破产债权的调查结果,认定某珠宝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符合法定破产条件,于2020年1月20日作出裁定,宣告某珠宝公司破产。

(五)【私下和解情况】

在某珠宝公司宣告破产后、破产财产分配前,某珠宝公司股东唐某为了让公司继续存续,继续进行经营,在未告知管理人和深圳中院的情况下,遂以股东唐某个人名义分别与3家债权人就债权债务的处理自行达成了3份《债务和解协议》,约定管理人将破产财产的拍卖变价款分配后,唐某再另行向其中2家债权人支付部分和解补偿款后,3家债权人则豁免债务人某珠宝公司剩余债务的偿还责任。

二、宣告破产后能否和解

笔者作为管理人负责人了解到和解协议是各方自愿、公开、透明协商的结果,并未损害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遂向深圳中院报告有关债务人与全体债权人达成债务和解的相关情况。

但是,正如开篇所提到的,宣告破产后是否还能由债务人和债权人达成和解,若可以,那在宣告破产的情况下,后续破产程序该如何进行?

(一)【破产和解】

破产和解的法律性质为和解契约,和解协议是由债务人提出申请,经债权人会议同意和经法院认定的一种契约。债务人提出和解协议草案的行为为邀约,债权人会议通过和解协议的行为为承诺,债权人与债务人通过彼此妥协、互相谅解形成的意思表示为和解协议成立要件,法院裁定认可是和解协议的生效要件。破产和解契约的形成是债权人妥协的结果。[①]破产和解的特点在于债权人会议的多数决。

根据我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申请破产和解期间为申请破产时直接申请和解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宣告债务人破产前,向人民法院申请和解。而最高院2018年3月4日印发的《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24条则设定了更为严格的破产宣告及程序转换限制规则,规定:“债务人被宣告破产后,不得再转入重整程序或和解程序。”这一规定为利害关系人之间就是否同意重整或和解的博弈,设定了更为严格的规则。

(二)【民事和解】

民事和解的特点在于债务人与全体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无须将清算程序转为和解程序,法院进行必要审查后可裁定认可并终结破产程序。过去在深圳曾有允许在破产宣告后又转为重整程序的案例,但案件是在旧破产法实施期间进入破产程序的,此前企业未能得到利用重整程序获得挽救的机会,所以存在新旧破产法衔接期间特殊适用的问题,不能简单类比。[②]

破产中的民事和解是破产清算程序的退出,审查的重点在于程序是否公开透明,和解协议内容是否公平公正等。我国《企业破产法》第105条“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与全体债权人就债权债务的处理自行达成协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裁定认可,并终结破产程序。”的规定,则为在破产程序中适用民事和解制度提供了法律依据。

虽然《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24条规定债务人被宣告破产后,不得再转入重整程序或和解程序,但是学界对于宣告破产后是否可以再进行和解仍然存在肯定态度,特别是中国人民大学王欣新教授在对《<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要点解读》中,也认为如果在被宣告破产后,确实需要保留债务人企业的存续,可以适用《企业破产法》第105条规定。

(三)【本案适用】

本案中,债务人债权债务关系简单,仅3家债权人,债权结构单一,均为无财产担保的普通债权,且债务人并非因为自身经营管理不当,而系因对外担保产生连带担保责任而引发巨额债务,进而导致破产,债务人也希望通过与全体债权人的和解,解除镣铐,恢复经营。债务人与全体3家债权人在某珠宝公司被本院宣告破产后提出的和解申请,如严格适用前述破产和解的规定,则无法适用破产和解制度,违背了债务人与债权人的真实意愿,消极的宣告债务人破产,使资源无法发挥出应有的社会效益。本案中,债务人某珠宝公司为著名珠宝首饰品牌的授权经销商,在业内有一定的名气,具有挽救希望和挽救价值,虽然已经被宣告破产了,但在债务人和全体债权人都达成一致和解协议的情况下,理应尊重债务人和全体债权人的和解意愿,挽救企业,使其恢复生机,继续经营。

因此,适用《企业破产法》第105条的规定,裁定认可债务人与全体债权人自行达成的和解协议并终结破产程序,不仅可以灵活地适用破产程序中的民事和解制度,了结债权债务关系,而且可以充分的维护债务人和全体债权人的正当权益,实现实质公平,进而保障市场对资源的配置效用。

三、本案和解进展

(一)【重新协商、草拟、制定破产债务和解协议】

由于某珠宝公司股东唐某与3家债权人签署的《债务和解协议》,是以股东唐某个人名义签订,并未告知管理人和深圳中院,且其中内容并未对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作出安排。因此,在深圳中院主审法官的要求下,由管理人主导债务人某珠宝公司和全体3家债权人协商、草拟、制定《破产债务和解协议》,其中内容主要包括:  

1、全体3家债权人作为甲方,债务人某珠宝公司作为乙方,管理人作为丙方;

2、明确可供分配的破产财产总额;

3、对破产案件受理费、拍卖费用、管理人执行职务的费用、管理人报酬等破产费用作出清偿安排;

4、再对全体3家债权人的普通债权,按债权比例作出和解清偿安排;

5、之后,再由债务人另行向其中2家债权人支付部分和解补偿款;

6、在全体3家债权人收到管理人支付的清偿款和债务人支付的补偿款后,全体3家债权人豁免某珠宝公司全部剩余债务偿还责任,全体3家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即告终结,全体3家债权人不再对债务人主张其他任何权益。

(二)【审查各方关于破产债务和解协议的真实意愿】

《破产债务和解协议》定稿后、签署前,由管理人向深圳中院书面报告相关和解情况和清偿安排,深圳中院收到管理人书面报告后,经审查认为,某珠宝公司具备挽救价值,为审查各方关于和解协议的真实意愿,深圳中院特别组织全体债权人、债务人进行听证,当庭调查和解协议是否为各方自愿、公开、透明协商的结果,是否损害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三)【签订、履行破产债务和解协议】

听证结束后,债务人与管理人、全体3家债权人重新签署了正式的《破产债务和解协议》,协议签署后,由管理人按照协议约定将破产财产进行清偿,债务人再安排向2家债权人支付部分和解补偿款,全部3家债权人收到上述款项后,向管理人出具债务和解清偿确认书。

(四)【裁定认可破产债务和解协议,终结破产程序】

《破产债务和解协议》履行完毕后,根据管理人申请,依照《企业破产法》第105条的规定,深圳中院于2020年12月15日依法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认可某珠宝公司与管理人及3位债权人达成的《破产债务和解协议》,并终结某珠宝公司破产清算程序。

(五)【管理人向债务人移交】

破产清算程序终结后,管理人按照安排向债务人移交相关证照、公章、账册等资料文件,由债务人继续进行经营。

四、本案意义

破产清算程序终结后,某珠宝公司顺利从破产程序中依法退出,并回到市场经济环境当中继续进行经营,本案最终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相统一。同时,本案对破产程序中的民事和解制度的深度适用具有参考意义,特别是对被宣告破产后民事和解制度的适用,提供了很好的个案参考。

【后记】:

在笔者发稿之时,笔者注意到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近日也审结了首例在破产清算程序中引入债务和解的案件[③],同样是在债务人被宣告破产后,在破产清算程序中引入和解模式,促成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达成债务和解,待债务清理完毕后予以终结破产清算程序,虽然目前还无法获知天河法院所依据的法律规定,但从笔者办理的上述某珠宝公司案件经验来看,天河法院应当也是采用民事和解制度,适用的是《企业破产法》第105条的规定,可见民事和解制度在破产案件中已然获得了不少实践应用。

参考:

[①] 张钦昱,《破产和解之殇——兼论我国破产和解制度的完善》,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4年第1期

[②] 王欣新,《<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要点解读》,法治研究2019年第5期

[③]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1447309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网站旨在分享破产与重组行业相关资讯及业内专家、学者、律师的精彩论文和观点,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需要转载网站原创文章,请提前联系本网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权,并注明转自"中国清算网"。网站转载的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了哪个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等的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在核实相关情况后将立即删除。通讯邮箱:343345761@qq.com,电话:15628863727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null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电话: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