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清算网 > 学术研究

中国情境下的“僵尸企业”:产生机制、影响效应与政策选择

作者: 时间:2017-11-01 阅读次数:60 次 来自:论文网

 

  摘 要:去产能位居我国实施供给侧改革的五大任务首位,“僵尸企业”的市场化退出成为“去产能”乃至供给侧改革顺利完成的关键。政企合谋、预算软约束、成本外部化等都造成了“僵尸企业”的长期存续,对我国清除落后产能、调整产业结构造成诸多不利影响,需要由政府?M行适当介入,与市场、银行形成处置“僵尸企业”的合力,实现“僵尸企业”有效出清。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3/view-8507305.htm
  关键词:僵尸企业;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市场退出机制
  中图分类号:F830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4-2265(2017)05-0070-07
  一、引言
  由于实体经济相对低迷,新常态下,出现了一批即将停止生产或者已经停止生产、入不敷出且全部资产不足以偿付债务,依赖政府生产经营补贴以及银行连续性贷款来进行周转的企业,即所谓的“僵尸企业”。大多数“僵尸企业”负债累累、人员冗杂,由于其生产规模较大、涉及资金与劳动力较多,尽管维持经营得不偿失但却不能轻易破产倒闭。“僵尸企业”不但阻碍经济发展,而且抑制市场活力,随着全国各地“去产能”深入开展,积极探索实现“僵尸企业”市场化退出的有效方式,逐渐成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环节。本文对僵尸企业的内涵界定、产生机制、影响效应和处置等进行研究。
  二、文献评述
  学术界针对僵尸企业的研究从20世纪90年代兴起,多数将20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期日本的僵尸企业作为研究对象,具有较强的政策针对性。目前国内针对僵尸企业的研究方兴未艾,主要集中于僵尸企业的负面影响、市场化出清策略研究,对僵尸企业的系统性分析和实证研究较少。相比而言,国外研究对僵尸企业的内涵、界定标准与识别指标给出了更详细、可操作性更强的方法与结论。
  在僵尸企业的内涵方面,Kane(1993)最早将“僵尸企业”引入经济学研究,在其论文中将20世纪80年代后期美国存贷银行危机期间的金融机构称为“僵尸金融机构”。Ridzak(2011)把“僵尸企业”定义为失去银行持续贷款就会产生违约的企业。Hoshi和Kim(2012)在其研究中指出,“僵尸企业”是指在竞争型市场中原本应当由于经营损失或者竞争失败而被淘汰,但接受了债权人的帮助而经营存续的企业。Okamura(2011)以企业的直接融资方――商业银行治理的视角对“僵尸企业”进行界定,认为如果某企业的破产与否与商业银行的治理状况、财务情况息息相关:处于经营困境中的企业在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良好时被要求破产而在资本金不足的情况下能够持续得到银行贷款,那么这类企业就可以被认定为“僵尸企业”。国内研究方面,学者根据典型“僵尸企业”的特征对其进行了界定。例如,张伟(2016)提出,“僵尸企业”是指经营不当、效益不佳、资不抵债、效率低下但是依赖银行贷款、政府补贴而勉强维持经营的企业。现有学者根据存续状态把经营困难的企业分为三类:死亡企业、显性“僵尸企业”、隐性“僵尸企业”。第一类企业的生产经营不能抵消企业的经营成本,处于长期停产状态;第二类企业能够维持经营但资不抵债,负债率较高;第三类企业表面上看经营状况良好,但是其日常经营依靠外部的长期帮助得以维持,其自身已经失去了造血功能,来自企业外部的救助只能用于偿还贷款利息,从根本来看,其债务负担并未降低(黄群慧、李晓华,2016)。
  在“僵尸企业”的界定标准与识别指标方面,国内外文献分别从个体分析和聚类分析等对 “僵尸企业”的识别程序开展研究。Caballero、Hoshi、Kshayap(2008)通过大量实证研究,提出了针对典型“僵尸企业”的识别指标与判别方法,即CHK法,该方法以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企业为样本,把银行对企业的补贴程度,即企业从银行中获得的优惠借贷占信贷总额的比例作为判别依据。Fukuda和Nakamura(2011)对CHK法进行了改进,在其针对日本“僵尸企业”研究的论文中提出了FN法:“僵尸企业”的判别标准中应该涵盖“盈利能力”与“企业从债权人处获得援助”两个指标。国内方面,有研究指出,“僵尸企业”是“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该标准虽然简单易懂,弹性较强,但是贸然实施容易造成误判。杨宇焰(2016)总结2015年各部委的“僵尸企业”界定标准后提出,可以运用一系列间接指标作为识别方法的补充:一定时期内连续亏损、无法纳税,企业用电量同期环比降幅,处于国家规定的产能过剩行业名单内等。学者朱鹤、何帆(2016)在“僵尸企业”判别中强调了政府税费减免与补贴的作用与影响。学者聂秀峰等(2016)对国外判别方法进行了改进,认为如果某企业在第t-1年和第t年都被FN法判定为“僵尸企业”,那么该企业可以被认定为“僵尸企业”。为规避样本选择错误,国内学者放弃OLS回归法,利用倾向得分匹配模型PSM对“僵尸”和“非僵尸”企业的规模指标、盈利指标、创新能力指标、企业家精神指标进行统计分析,从微观因素角度识别“僵尸企业”(程虹、胡德状,2016)。
  “僵尸企业”的存续会对企业自身、所处行业上下游以及地方经济产生破坏性影响。通过对日本“僵尸企业”的分析,Hirata(2010)认为,“僵尸企业”获得银行的“僵尸贷款”,信贷资金不断向这类企业流动。这种行为的后果是同行业中的优质企业因为无法得到信贷支持,逐渐被淘汰。Kato(2006)和Skinner(2008)通过实证研究指出,管理者为了获得银行贷款,往往会高估业绩状况,甚至对财务信息披露进行操纵,降低信息披露质量。在劳动力就业方面,Caballero等(2008)认为,尽管“僵尸企业”可以解决劳动力就业,但是会降低正常企业吸纳劳动力程度。Hoshi和Kim(2012)经过大量实证研究后指出,僵尸企业的岗位创造能力与其对正常企业的岗位挤占能力基本抵消。我国学者鲍世赞等(2016)认为,“僵尸企业”运行过程中的成本外部化通过受益人的政策性固化不断强化,导致消费者权益和劳动者利益受损,抑制创业创新活力。刘志彪(2016)在解读供给侧改革时指出,实践中“僵尸企业”主要危害在于其占用宝贵的实物资源、信贷资源和发展空间,其他学者在研究中也提出了类似的结论。   三、“僵尸企业”的内涵界定与产生机制
  (一)“僵尸企业”的内涵界定
  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梳理可以看出,现有的文献在对“僵尸企业”进行界定时,主要依据两个方面:一是企业陷入经营困境、盈利能力低下,二是企业能够获得债权人的帮助而得以维持经营。企业必须同时具备以上两个条件,才可以被界定为“僵尸企业”。例如,有的新兴行业企业初创时经营困难,连年亏损,但由于处于创业初期,通常不会获得债权人的优惠贷款等帮助,最初被淘汰,无法维持经营,在研究中,这类企业应该从“僵尸企业”中剔除。
  另外,我们必须对第一条标准进行明确,企业经营困难、盈利能力低下应该通过一定的公司财务指标进行评估。董登新(2016)指出,可以采用“剔除非经常损益后的每股收益”对企业的实际经营与财务状况进行评估。此外,造成企业经营困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从企业外部来看,经济增长放缓、外部需求冲击、上下游企业资金周转困难等会影响企业的经营与财务状况;从企业内部看,经营不善、技术落后也会使企业陷入财务困境。如果企业主要经营业务市场占有率较高、竞争力强、效益较好,受到外部因素干扰而陷入财务困境,失去盈利能力,则这类企业不能被界定为“僵尸企业”。第二条标准中 “债权人帮助”的范围也要明确,对于国外企业特别是日本企业而言,债权人帮助主要是会社内部之间往来频繁的主要银行贷款等。对于中国“僵尸企业”而言,政府名目繁多的各种补贴与税收减免在企业经营中具有重要影响,也应列入“债权人帮助”的范围内,对于我国大多数公有制企业而言更是如此。
  通过对“僵尸企业”的内涵进行界定,对“僵尸企业”的界定标准有了更为直观的认识:在经济转型时期,我国的“僵尸企业”应当是那些已经陷入经营困境或财务困境、获得来自政府及银行的帮助并维持经营的企业。
  (二)“僵尸企业”的产生机制
  对“僵尸企业”的产生机制进行中国情境下的本土化研究,能够使“僵尸企业”随着落后产能调整、在政府的适当引导下进行市场化有序退出。具体说来,“僵尸企业”的产生机制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1.政府过度干预。我国目前资源配置尚未实现完全由市场运作,行政干预代替市场主体的资源配置管理模式还很普遍,“行政主导”的特征十分显著。较强的行政管制使得要素市场内部联系不紧密,市场对资源的配置潜力尚未完全发掘,资源配置过程中尚未形成各主体相互竞争、协同发展的格局。
  在“僵尸企业”产生过程中,行政主导导致政府过度干预、地方政府官员考核唯GDP?、政企关系扭曲,最终出现政企合谋现象。出于政绩考评带来的维稳压力,地方政府倾向于采取补贴救助或者行政干预等手段阻止“僵尸企业”破产。
  (1)通过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分行业统计,“僵尸企业”集中分布前五位的行业有:煤炭、钢铁、水泥、玻璃、建筑工程用机械制造,全部为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些行业与经济发展程度同频共振,具有高度相关性和依赖性,能够吸纳大量当地劳动人口,一旦破产会对当地的就业状况产生不利冲击。
  (2)“僵尸企业”并非孤立存在,每一家“僵尸企业”必然有一条完整产业链,这条产业链由大量与该“僵尸企业”在资金、经营、购销等方面存在直接或者间接的拥有控制关系的关联企业构成,在经营性资金、商业信用资金方面环环相扣,密切联系。一旦“僵尸企业”破产清算,必然会对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日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乃至影响当地整体经济金融生态,带来区域性金融风险。
  (3)在整体经济形势良好的情况下,“僵尸企业”经营状况良好,其中有不少企业是当地的经济支柱、纳税大户,为地方财政、税收以及经济建设做出重要贡献。在国民经济下行的压力下,这些企业由于经营模式、企业规模、市场需求和核心技术等因素的掣肘,在短期内无法迅速实现转型发展,各地政府无法作壁上观,必然要施以援手,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以期经济回暖,受助企业回稳向好。
  2.预算软约束。预算软约束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银行掩盖不良贷款动机造成的预算软约束;二是国有企业的政策职能承担造成的预算软约束。
  商业银行为了掩盖恶化的资产负债表以及不断增加的坏账规模,保证一定的核心资本充足率,向经营不善的困难企业和资不抵债的“僵尸企业”发放“僵尸贷款”,造成预算约束软化。坏账率作为反映银行贷款质量的一项重要指标,已经成为银行内部进行业绩考核和责任追究的重要依据。同时坏账准备金也会挤占商业利润,降低核心资本充足率。商业银行向“僵尸企业”提供贷款,通过输血维持该类企业的日常经营,从而降低不良贷款率,提升核心资本充足率。
  我国的国有企业经营兼具经济属性和政策属性,前者根本目标是实现利润最大化;而政策属性需要国有企业担负一定的公共职能,提供优质高效的公共产品与服务。政策职能的实现意味着承担政策职能,必然会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产生亏损,进而出现预算软约束、道德风险等难题。此外,在目前的国有企业管理人员激励机制下,国有企业的预算软约束会引发企业规模的盲目扩张。由于信息不对称,企业规模成为考核国有企业高管的重要指标,这就容易引发国有企业高管在进行企业生产经营决策时倾向于利用预算软约束进行企业规模扩张,忽视了产业结构升级、提升技术水平、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等工作。
  3.成本外部化。成本外部化是指在企业运营过程中,通过将内部运营成本向企业外部转嫁,为企业赢得低成本运行空间,成本外部化在企业“僵尸化”研究中具有重要意义。政府在“僵尸企业”成本外部化的形成与治理过程中发挥了主要作用。成本外部化使企业逐渐丧失创新性、积极性和自我发展能力,造成系统性产能过剩,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及其所处产业的上下游关联企业产生破坏性影响。“僵尸企业”成本外部化主要包括其存续中的成本外部化以及治理中的成本外部化。
  (1)存续中的成本外部化。“僵尸企业”存续过程中,政府主导的成本外部化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地方政府在本地城商行以及商业银行分支机构中具有相当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这导致长期以来政府对商业银行信贷决策进行隐性干预,使部分企业能够获得低成本优惠贷款。部分“僵尸企业”被视作地方经济的“压舱石”和“稳压器”,如果陷入经营与财务困境,银行本不应满足其融资需求,但是正因为政府主导的成本外部化,商业银行向这些企业提供贷款维持其日常经营。   Cheng Jin
  (PBC Weihai Sub-branch,Shandong Weihai 264200)
  Abstract:Regarded as the top priority of Chinas supply-side reform,it has been the concern fo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o phase out excess capacity resulting from the previous stimulus. As our government at all levels work to restrain the expansion of excessive production capacity industries,the market elimination of the "Zombie Company" has become the key in phasing out excess capacity and implementing supply-side reform. "Zombie Company" refers to the company that has too much debt to repay and too many staff to detract. It is living on local government-firm collusion,soft budget constraints and cost externality. That determines that "Zombie Company" has been existing for a long time in China,which had done adverse impact on our phasing out excess capacity and adjusting the industrial structure. In order to smooth the channels for Zombie Companys phasing out from the market,it is necessary for governments to intervene properly and form composition forces with the market and banks.
  Key Words:zombie enterprises,supply-side reform,phase out excess capacity,market withdrawal mechanism

< 上一页1下一页 >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让您获取清算行业重磅新闻、学术观点——中国清算网公众号(qdhx12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清算网无关。中国清算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05 - 2016 By 中国清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30193号-1    
电话:010-84256997       地址: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21号      E_mail:admin@yunqingsuan.com